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三十七章 龙凤争辉 第二节 火烧益州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此言何解?”徐盛还真的有一点不明白。

    只听庞统解释说:“如果刘备受的伤真的很重的话,现在的益州军恐怕早就撤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去了。但是现在他们还在荆州,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刘备并没有因为黄老将军那一箭受到多大的伤,他现在闭门不出只是在麻痹我军而已。”

    徐盛也不是什么笨人,一听到庞统这么解释,惊的由席上站起说:“不好,士元兄,我们必须要加强戒备,恐怕刘备会来偷袭。”

    庞统哈哈一笑:“文向你先坐下,不用太紧张,我已经命令下面小心戒备了,何况据我看来,这样也好,敌人反而更容易掉进我们原来挖好的陷阱。”边说边解释:“刘备这个人,能有今天的成就,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向来也常用诡计,如今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如果只是用来偷袭我军,未免太过于浪费了。我想他也会怕攻坚战的,当下的形势,如果我军以为他重伤不起的话,那么还会防范他偷袭荆州吗?”

    徐盛以手抚额:“还是士元兄计高一筹,想必您已经派人告诉他们要多加准备了吧?”庞统微笑不语。

    荆州西北的山道中,一只人马正穿行于山林之间,为的乃是一员蜀中降将霍峻与刘备手下的老班底廖化,不过此时他们却没有什么隔膜,闲聊起刘备的这条计策。霍峻不无钦佩的说:“主公果然谋略过人,任庞统那厮有些本事,却如何能料得到我军不退反进,而且是直插他的心腹?这次功劳可是便宜了你我二人。”

    廖化为人还算是谨慎,劝霍峻说:“霍将军也不要轻敌啊,虽然主公的计策确实妙,我们走的又是偏僻小路,但毕竟现在是在荆州的地面上,面对的是荆州本地的土著,就连那庞统本身也是荆州毫族,很难会不会有敌军的哨卡。”

    霍峻脸上的轻蔑之色一闪而逝:“廖将军也不用太过担心,就算敌人在这里布置了防线又怎么样?难道他能算计到主公会在此时进攻。以我军现在的实力,小股的敌人根本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麻烦,何况就算有千军万马又能耐你我如何?”

    霍峻完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竟然不记得荆州兵刚刚就奈何了他们一次,廖化本想再劝一劝他,但看到霍峻一脸不耐烦的神色,如果因为这样的小事,挑起这位益州旧将与自己之间的矛盾未免有点不美。敌人也不一定会真的就在这里设立防线,只要自己小心就是。

    停停走走也都平安的很,眼看已经走了两百余里的路程,算起来走了一半多,霍峻渐渐有些不耐烦,这么慢的度,难免失去了奇袭的意义,于是建议军马加快行动的度。廖化想想既然已经都走了这么多,想来敌军是没有防范这里,也就同意了他的提议。

    霍峻一马当先走在军马的前列,他们的行军度已经不能像开始那样四面看看“风景”,于是也就没有注意到竟然已经走到了死地上。

    虽然霍峻没有太在意,廖化可是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他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周围的地形越来越险要,要是在这种地方遭到伏击的话,损失可不会太小,自己带来的这些人马也算是这次**来的主力啊,如果有了损失,将给整个军队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但……他就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下错过了几次提醒霍峻的机会。

    但当他走到荒草丛生的一条山谷时,多少有点待不住了,这里未免太险要了一点,现在正是春天,路上的荒草又这么多,如果敌人在这里火攻的话,恐怕全军覆没都有可能,不行,这次不能再这么冒险了,一定要提醒霍峻小心行事。

    想到这里,他又不敢派手下的人去通知霍峻,怕霍峻有什么芥蒂,干脆自己亲自前去提醒吧,于是他一边命令人小心行动,一边加快了马向霍峻追去。

    哪知到他还没有见到霍峻,异变已经生前面突然浓烟滚滚,接着火光已经升起,只听前面乱糟糟有人喊:“不好啦,我们被敌军埋伏了,快跑啊!”

    廖化心中一惊,自己的预感竟然真的中了,忙安抚身边的士兵,然后赶上去看个究竟。

    正行之间,迎面霍峻已经焦头烂额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廖兄弟,不好,真的有埋伏,快撤。”他身后是不少的蜀军,一个个衣甲不整,有的身上还插着羽箭。

    廖化见他逃了出来,自然也没有必要再向前,可以想像,如果敌人有埋伏的话,人数应该少不了,现在的士气基本上都没有了,还是保存实力要紧,于是和霍峻一同冲了回来。

    他这一点倒真猜的不错,敌人不但不少,就是与他们相比也不遑多让,原来日前庞统**的军马基本上就是荆州军在那里的全部了,而剩下的人马,除了守卫城池的,大多都埋伏在这里。

    不过既然是埋伏,自然不会有理由给他留下那么安全的退路,随着火光的燃起,旁边的山头也是一声炮响,一只人马杀了出来,埋伏在这里的乃是荆州第一上将文聘,他带领手下人马将刘备军拦腰斩断。

    此时的霍峻倒也是有了点英雄气概,大约是觉得对不起廖化,向他喊道:“你快带人撤,由我来抵挡敌军。”廖化一时头脑热,几乎要抢先冲上去,但是显然霍峻此时并非是为了谦虚,他也真正的纵马上前,看得廖化感动不已。

    但现在廖化只是感动也没有什么用,有人做杵臼也要有人做程婴,自己还是保住这些军马要紧,于是咬牙带领这些残兵动了冲击。

    霍峻作为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人,就绝对不是废物,但他现在已经受了伤,身边又没有多少人,文聘可是以逸待劳等了多日,在加上一点点实力上的差距,不过是几个回合,就在士兵的帮助下生擒霍峻。

    老霍同志的自我牺牲精神还是起到了他应该有的效果,他这一牵制的功夫,廖化已经冲进了荆州军的队伍里,毕竟他们刚由山上冲下,战线还略微薄弱一些,益州军为了逃命,战斗力挥的也是不错,才被他杀出包围。

    会合了前面没有被围的益州军,廖化且战且走,虽然受了不少的伤,但是由于没有碰到像文聘那样难缠的人物,也总算是被他逃了出来。等身后的敌人不再追击以后,廖化看看身边,不过寥寥数千人而已。纵然是有更多的人没有和自己会合单独逃走,这一仗的损失也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现在这些人的战斗力不足以单独作战,廖化只有垂头丧气将这些人带回到刘备的大营中。

    刘备这几天一直都很悠闲,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计策不但为敌人所算中,甚至可以说就是庞统给他下好的圈套。突然间,有士兵闯了进来:“禀将军,廖将军回来了!”

    听到士兵这么一说,刘备心中隐隐感觉不妙,以那条路来看,没有理由这么快就可以攻下荆州的,莫非……他几乎有些不敢想,忙叫廖化进来。

    廖化一进到帐中,“扑通”跪倒:“主公,属下无能,所率兵马中了敌人的埋伏,霍峻将军断后,为敌人所擒,生死不知。军马折损大半……”

    听到这里,刘备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忧愤交加,“唉呦”一声,箭创迸裂摔倒在床上。

    又是经过一番抢救,刘备总算没有把命搭上,不过状况却比刚受伤的时候还要差,再也没有了精神,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益州的将领此时已经萌了退意,多亏还有比较明智的,阻住了众人,对外压下了刘备箭创复的消息,继续坚守营寨,专心等诸葛亮率军来支援。

    总算他们识趣庞统虽然也得到了伏击刘备军成功的消息,却不知道刘备因此箭创复,想来以刘备这样的老油条来说,再打下去未必能占得到便宜,况且根据自己的线报来说,诸葛亮也就快到长江边上,再拖下去,恐有闪失,于是悄悄撤军。

    其实就算他大张旗鼓撤军,刘备军现在也没有追击的心思,于是庞统毫无阻拦,但他也没有想到,竟然临到家门口的时候出了点岔头。

    眼看离荆州已经不远,却见远处一骑飞奔而至,直奔庞统大军而来,风尘仆仆却是荆州军。一见到庞统,已经软倒在地上,喘息着说:“庞大人……荆州遭敌人偷袭……文将军回来的时候与敌人大战一场不支,也撤回城内,伊大人怕城池有失,特命我出城禀报大人。”

    庞统一听大惊,明明刘备军的偷袭部队已经为自己所破,诸葛亮的部队又还在长江以南,是什么人来偷袭荆州?其实来得人正是诸葛亮。

    原来,诸葛亮一部由武陵出,本来是想直接北上与刘备会师以后再合力进攻荆州的,哪知到听到探报说庞统竟然弃荆州而出,去硬撼刘备,他的心中就隐隐觉得不妥,以自己对庞统的印象来说,他应该不会是那种会过分轻视对手的人,那么现在的情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敌人有阴谋在,可以自己现在的距离来看,恐怕就是马上派人去通知主公也要来不及,诸葛亮心念一转,干脆痛下决心,一边派人提醒刘备小心敌人的诡计,一边干脆将计就计,留下一少部分的军马虚张旗号继续向刘备那里靠拢,自己则带领主力也潜行匿踪,直奔荆州而去。

    来他的计划是无懈可击,可惜上天不保佑他,就在军马即将到达荆州的时候,却正好碰上文聘刚打了胜仗回来,两军都是在促不及防的情况下,好在刘备军的目的就是偷袭,行军十分小心,干脆先下手为强,率先向荆州军起了进攻。

    这下突然的打击让文聘这样的大将也有点懵,虽然他很快恢复过来并指挥军马反击,但诸葛亮军中现在有关羽张任这样的大将在,几次冲击,文聘看实在无法取胜,只有收拢兵马撤回城内。

    随即,刘备军开始对荆州城起了进攻。

    聘的败兵撤入城内,就算对城内的士气有一点不好的影响,总算提醒了荆州守军,诸葛亮这里虽然是优势兵力,却也在短时间之内没有什么办法,他只有一边攻城,一边再想辙。

    其实也不用他太费心,此时城内已经有人蠢蠢欲动在为他帮忙了。

    夜里,留守在荆州城的文聘伊籍刘磐都遭到了荆州旧人的拜访,他们的目的是想劝说这几个人倒反荆州,迎刘备军入城。

    听到这样的建议,几个人的表现各异,文聘当听客人说明来意以后,一言不,面无表情的拂袖而去,只留下不知该怎么办的说客。伊籍还算好的,总算和来人说了几句话:“兄台所言虽然有道理,我的心中也常思念着刘使君,但我已经变节过一次了,如果做人反来覆去又有什么颜面继续苟活于世?我既降了徐公,玄德之情只有来世再叙,不要陷我于不义之地啦。”说完也是送客。还有更不客气的刘磐,直接指着来人大骂:“你是个什么东西,荆州是景升留下的,现在他的子嗣家眷还在徐州,如果此时被反,岂不是害了他们?你还说什么心存故主?我看你的心里现在只有刘备一个了,给我走,如果再出此言,小心我先杀了你再向大司马请功去!”

    这几个人都碰了一鼻子灰,只有夹着尾巴做人,他们本身也并非是刘备的奸细,既然几个荆州能主事的人都不同意造反,他们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担惊受怕了几天,见几个人都没有出卖自己,也就先忍着,等待机会逃走就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