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三国路

第四十三章 决战荆州 第三节:三军齐上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其实两人之间的战斗不但一点也不精彩,反而沉闷的紧,两人都是名满天下的豪杰,虽然对自己的武艺,颇为自负,却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轻视加诸对方身上,因此开始的一段时间都是两人各自试探对方的本领。

    他们身处局内也许还感觉不到,可在外围的低级士兵却隐隐的感觉到了暗藏的危机,什么叫做杀气?杀气就是如同眼前的这二人般,虽然没有凶险的招式,却有着凶险的气势,让其他人不自觉间已经越来越远,将两个人让了出来。

    可在混乱之中,大家都是保命要紧,哪能就控制的那么严格,随着外面的局势一乱,还是有人被不自觉的挤到两人的战场之内。

    高手对决,常常说到的一个词就是气机牵动,随随便便一个人却轻易的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衡。

    其实两人之间的战斗不但一点也不精彩,反而沉闷的紧,两人都是名满天下的豪杰,虽然对自己的武艺,颇为自负,却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轻视加诸对方身上,因此开始的一段时间都是两人各自试探对方的本领。

    可是几个回合过去,两个人的风格突然一变,都开始以快制快,要说快,这本是使枪的诀窍之一,任何一个江湖上卖艺的都可以将一杆枪抖的如同车轮般大小。

    但他们使的不过是花枪,眼前的两个人手中都是货真价实的马上兵刃,便是被一般的锤斧砸中恐怕也不会有一点弯曲,却被两个人耍出了门扇大的枪花。

    而且两人又并非是用些轻飘飘的花俏,不止兵刃相交出阵阵清脆的声音,但是带起的风声就非是一般人轻易敢正面承受的。

    再到后来,两人都只余半个身子可见——另外半个为枪影所掩盖。边上功夫稍微弱一点的武将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对手,纷纷为之侧目,偌大的战场变成了两个人表演的舞台。

    要是以程玉以往的性子,恐怕见到这么早就紧张的鸣金另想办法,可是两人度都这么快,程玉生怕自己让赵云一分神就会让他遭受什么危险,到了最后,竟然用手捂着自己的嘴,生怕一不小心出点动静就会影响到赵云的挥。

    也是他多虑了一点,他与赵云的距离恐怕大声喊对方都不见得能听到,只是关心则乱的道理而已。

    边的庞德本是被抢救的对象,可惜黄忠都被徐州军拉了回去,还哪里有人顾的上追杀他,于是他回到阵中又换了马出来,却见马与赵云杀的难解难分。虽然以他的眼力也看不出两个人之间的高下,但却知道眼前的赵云武艺定然在自己之上,与主公相比也未必差的了,怕主公受伤,于是一挥大刀向前,想与马两人夹攻赵云。

    后面的程玉见到庞德又上阵,心中顿时一阵紧张,自己手下能挡的住庞德的也就寥寥几人,眼下黄忠受伤,管亥在战马岱,太史慈又被自己留在城中镇守,竟是无人能帮赵云。

    他正在焦急的时候,庞德已经加入战团,赵云正与马斗得紧,突然间又有如此一个高手加了进来,顿时压力巨增加。可赵云是何等人物,韧力之强无人能及,竟然毫无惧色,堪堪敌住两人,口中还说:“来得好,再来几个才痛快。”

    可真正的受益者马反而不领情,他一向心高气傲,自恃武勇天下无双,只恨吕布早死无缘一战,如今与赵云一战,就算在庞德的帮助下取得了胜利,却也是要折损自己的名头。

    于是他一脸不悦,竟然收枪不攻,对庞德喝道:“令明退下!”

    庞德毕竟跟了马这么多年,突然见马竟然收枪退出,心中就知道他的意思,还想说话,却听见马那里继续说:“今日之战是我的事情,你搅进来,岂不堕了我的名头?”只能暗叹一声,然后抽马就走。

    赵云什么时候怕过事,向来也是只恨敌人不强,一枪向庞德招呼去:“敌将休走!”却被另外一杆银枪接了过去,然后是马冷冷的声音:“不要管他,你我之战尚没有结果。”说罢对赵云又是一阵猛攻。赵云也只有心无旁骛专心与马放对。

    却说庞德被马喝退,知他性子,便向周围望去,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忙的,正看见马岱被管亥逼的步步后退,于是大吼一声向前相救。

    马岱的武艺虽然不错,但是也分和什么人比,管亥当初统领黄巾的时候武艺便是卓绝出群,虽程玉纵横天下这么多年,经验阅历也大为增长,虽然只是五虎将之末,却也显出了他的实力。

    马岱的性格确是与他堂兄大为不同,见庞德助阵,高兴还来不及,对他喊道:“谢谢令明兄,敌人厉害,你我合力先将这贼子拿下。”

    后面的程玉刚刚见庞德甩开赵云而舒一口气,却见他又奔管亥而去,马上又将心提了起来,这样的两个人合力对付管亥,恐怕他也受不了啊。自己虽然或许有敌住马岱的实力,但现在自己是三军统率,怎么可以轻易去与人搏命,最后无奈,看来只好鸣金了。

    于是程玉传令下去,鸣金收兵。那边赵云管亥等人虽然杀的兴起,却是谁也不敢违背军令,毕竟这是每个军人的准则,于是一起拨马向本阵跑去。

    马正杀的兴起,自己与赵云还没有分出胜负,怎么可以就此罢战,一边追一边在后面喊:“赵云休走,先败在某家手中在跑。”追了几步,却骇然停住战马。

    原来程玉听过庞统讲西凉兵的战斗方式,心中早有计较,庞统也是千虑一失,竟然忘记了徐州军有一样最大的法宝,用来对付凉州军最合适不过。

    眼前骇住马的就是这样宝贝,徐州床弩。虽然在这项东西上吃过亏的曹操刘备等人也都开始展这种武器,可惜毕竟是晚了一点,无论数量上和质量上都无法与徐州军的相比,马在战曹操的时候也见曹操用过,却实是大盾的克星。

    马犹豫了一下,有心想退,却是在孙刘两家之前,如果不战而退,岂不是大大的堕了西凉军的威风?

    正在犹豫之间,却见几员徐州武将已经绕过弩车,回归本队,而徐州的弩车阵也已经开始向前推进。

    经过考虑再三,马还是觉得面子比较重要一点,想来就算有弩车,曹军不还是经常败在自己手下吗?于是也长枪一挥,后面的军令官得到命令,战鼓敲响,西凉方阵也开始了移动。

    凉州军一向悍勇,刚刚又被马打过气,现在气势正旺,虽然以前吃过弩车一点亏,但是也没有见到过太大的数量,对眼前这一战的艰难性还没有太多的心理准备,依旧排着整齐的方队缓缓加。

    徐州军早就做好了完全的计划,前面的弩车推进到一定程度就听了下来,完全不似以往一直推进到敌人阵营之前,马也没有见过徐州军的传统作战方式,当然不以为意,后面的西凉军渐渐赶到他的身边,继续向前。

    马所处的位置堪堪是弩车的射程之外,经过他身边的凉州军实际上已经进入弩车射程之内,可是徐州军的弩车阵却是一点也没有动静,任由敌人继续向前。

    西凉军也不以为意,如果敌人不加抵抗岂不是更好,损失也会少一点,于是脚下更加紧。

    突然间,随着后面的指挥旗展动,督战官一声令下,上百的弩车一同动,竟然不是曲射而是平射。身处最前面的凉州军都是久经战阵之辈,随着对面的弩箭射出,他们已经条件反射的将巨盾抬起,当然也不再是斜斜向上,而是干脆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可惜程玉在制定作战计划以前便已经经过周密的计算,眼下这个距离,基本上可以将巨弩的动能挥到最大的效果。虽然敌人的盾牌已经够大够厚,但与这些弩箭比起来,还是袖珍了一点,当即只要被射中的人,都是盾牌碎裂直接被撞到后面的人群中去,至于被碰到的部位,只有到大地上去寻找。

    可西凉军的凶悍也是出了名的,遭遇骤然打击却势头不减,他们也知道弩车装填比较慢,眼前的距离也不够对方射上几箭的,除了弩车,料想对方也没有其他什么可以对自己造成危险的东西,只要眼前顶住便可扭转局势。

    可就在这个时候,马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因为敌人的后面竟然突然搭起了奇怪的东西,这东西其实一点也不奇怪,这就是徐州军的另外一样秘密武器——抛石车。

    这个时候,凉州军已经到达了抛石车的射程之内,对面的敌人突然下令,竟然三种远程武器同时动,在轰隆声中,抛石车将巨大的石块送上了天空,而与此同时,处在后面的弓箭手也弯弓向天,一阵箭雨随石块一同落下。更令他们感到畏惧的是,正面平射的弩车也在同一时间射了又一轮弩箭,与他们配合的是前面两排早就蓄势等待的弓箭手,徐州军竟然平射曲射相结合,看起来大有重机枪加加农炮的感觉,虽然原理和威力上都不可同日而语。

    这下马军可吃了亏,凉州军都是下意识的将盾牌又高高举过头顶,可是他们的盾牌再厉害,能顶得住弓箭,还能顶住石头不成,虽然是寥寥的几架石车,覆盖的面积却也不小,高空中落下的石头往往直接连人带盾牌一起砸飞,顺带撞倒了周围一群人,而这些人,马上就命丧后面的石头或者弓箭之下。

    同样前面的人也都面对着这样的危险,凭借弩车巨大的冲击力,徐州军可以轻易的撕破前面的盾牌防御,而真正致命的是后面的弓箭,它们狠狠的插在失去了战斗力的人身上,让他永远也不能继续投入下一次的战斗。

    骤然的打击,让骁勇如西凉军也在一时之间失去了勇气和智慧,顿时乱成一团。马在后面刚刚看出了危险性,想不到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心中一阵绞痛,自己不过就这么点人马了,眼前的损失,明显已经过了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这一战定然要自己元气大伤,而且三家联合进攻,就算拿下江夏,自己实际得到的利益也十分有限,看来自己的恢复大计恐怕是再无希望。

    他这里痛心不已不说,后面的刘备军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安,虽然他们有意是将马当炮灰使,却不希望他们败的太惨,不然难免会牵连到自己,影响整个联军的士气。

    于是刘备下令自己的军马也由侧翼对徐州军起进攻,另外一面派人马上联结孙权,两路共进,同时展开。

    孙权也知道现在不是钩心斗角的时候,眼前马的实力就已经让他十分畏惧,可是在徐州军那里竟然一点好处也讨不去,要是不加以援救的话,恐怕联军的败亡已经指日可待。

    孙刘两家一动,情势上看起来可是比刚才威猛多了,毕竟马军的战斗力再强也比不上数量造成的威慑力。

    程玉一点也不敢小视,眼前的敌人有哪个是好对付的,看看身边,武将虽然不多,却好在从来不缺兵马于是分出两路各自迎敌,管亥带兵迎上孙权军,而刘备军一路,程玉则交给了久为上阵的高顺,毕竟好久没有给他立功的机会,如今也要补偿他一下。

    可是程玉哪里想的到,他的补偿竟然差点将高顺推到了危险的境地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