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末日食金者

荒岛密林 第十一章 天刀灭敌、共商大计、黄金兽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十一章天刀灭敌、共商大计、黄金兽王

    苏郁等人在荒野之中遍寻良久始终不见梁雪等人的踪迹。正在苏郁心焦之际,黑sè之中却走过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黑sè大衣,上面刺绣着五颗星,远远地奔行过来,苏郁等人竟然无一人发觉。

    这人看见苏郁身边孙晓的尸体,面sè一变,向前一步,已经抢过孙晓的尸体,同时顺手一掌打在苏郁是身上。

    苏郁正在出神,来人实力又太高,淬不及防之下,苏郁已经身不由己地飞了出去。

    许褚大惊,抄起地上的一柄长剑就冲了上去。他挡在黑衣人面前,低喝道:“你是谁?”

    黑衣人却不答话,只是看着孙晓的尸体,神sè间惊怒jiāo加。他看着孙晓的xiōng前,那里有一柄断剑chā入心口,杀死了孙晓。

    看到孙晓的死因,黑衣人心中忽然起了一丝恐惧。震断别人的兵器杀人,需要本身实力比死者高出太多才能行得通。孙晓已经是五星级能力者,那么杀他的人恐怕要达到七八星的实力才能做到。

    而根据他的所知,也只有教内的护法、长老与教主才有这样的实力。可是这些人绝对不会来杀死孙晓。然而除了这些人,地面上怎么会有有实力如此高的能力者?

    黑衣人实力与孙晓不过是伯仲之间,如果遇上了杀死孙晓的人也是必死无疑。想到这里,他心中恐惧,眼神不断地在许褚等人的身上扫来扫去。不过在看到实力最高的苏龙不过是三星级能力者之后,黑衣人心中一安,缓缓地站起身来。

    黑衣人看着许褚等人,心中不断转动着心思,暗道:“这些人实力低微,那么孙晓自然不是他们所杀。不过这些人潜力不xiǎo,如果不杀了,放任自流,恐怕会威胁到我教的生存发展。教主常说,这一代文明已经走入了歧途,不会再有光明正大的一日,可是不过二十年不出来,怎么能出现了三星级的能力者?”

    黑衣人思考着,将孙晓的尸体收入体内空间,慢慢地站起身来,道:“杀他的人,在哪里?”

    口中喝问,黑衣人身形一晃已经出现在琉璃猫身边,一把向她抓去。

    许褚一惊,长剑已经刺了过去。然而许褚手中的长剑不过刺出了一半,黑衣人手中已经多了一根铁棍,他冷冷一笑,用力在许褚长剑上一点,许褚的长剑寸寸断裂,全数往许褚身上倒chā而回。

    就在这时,苏郁去而复回,站在了许褚面前,将所有的断剑都挡了下来。

    见断剑居然没有刺入苏郁身体之内,黑衣人吃了一惊,手中铁棍向苏郁敲去。

    看见苏郁遇险,苏龙大喝一声,一拳轰出,禁法之力涌向黑衣人。黑衣人长棍递到一半,手上压力忽然剧增,仿佛被压上了一座大山。

    可是就算当真压上了一座大山,也挡不住眼前这人的的一棍。然而,苏龙的一拳之中夹杂着莫名的力量,不由得他行动。

    他瞪着苏龙,厉声道:“你是谁?”

    苏龙也不说话,双拳如狂风一般轰出,打得他身形飘摇不定。

    “我法一出,万法皆禁!”苏龙低喝一声,最后一拳用力砸在了黑衣人的腰眼,然而黑衣人只是身形摇晃,却并不倒下。

    他看了看苏龙,冷哼一声,身形忽然胀大了一倍,一股无形的立场卷出,让苏龙整个人向后倒飞而回。

    苏龙身形着地,立即跳起来,还要再冲。苏郁挥了挥手,制止了苏龙。

    苏郁看了他打断许褚手中长剑的方式,已知这人用得是何孙晓一样的杀人方式。联想到梁雪等人的兵器都是碎裂,苏郁盯着黑衣人道:“想必你也是拜火堂的十八堂主之一了,你有没有见到十二个nv子?”

    黑衣人后退了一步,狂笑道:“一群微不足道的卑贱东西,都死了,被我的弟弟杀死了!”

    “你撒谎!”琉璃猫高声道,“你的弟弟在哪里?”

    黑衣人闻言面sè忽然一冷,沉声道:“我的弟弟也死了,我不知道是哪个hún蛋杀了他。不过我先要你们给他陪葬,再找出凶手,杀了他!”

    “就凭你?”苏郁问道,声音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黑衣人冷冷冷笑着道:“就凭我,杀你们这些东西,足够了!就像我弟弟杀死那十二个东西一样!既然你们要死了,也不妨让你们体味下自己同伴被杀的过程”话音一落,黑衣人忽然扔过来一个摄像头。

    苏郁伸手接过摄像机,打开看了一下,上面显示的正是孙晓杀死梁雪等人的过程。但是当所有的人都死后,摄像就变成了一片漆黑。

    至于孙晓是怎样死的,梁雪等人的尸体是怎样消失的,上面却没有任何痕迹。

    琉璃猫也接过摄像机看了一遍,尖声道:“她们的尸体在哪里?”

    “这正是我要问你们的问题!”黑衣人冷哼道,“我的弟弟想要她们的尸体做研究,我一定会完成他的遗愿,找到那些尸体去研究研究!至于你们这些人,既然是和她们一起的,那就一起都去死吧!”

    苏郁听到这里,心中一冷,不再说话,直接举起末日天刀,连刀带鞘直接向黑衣人砸去。

    黑衣人看着苏郁用一柄黑黝黝的刀砸过来,刀锋都没有出鞘,面上泛起不屑之sè。同时手中铁棍一抖,就要震断苏郁手中的黑刀。

    然而,他的手腕刚动,铁棍还没有伸出,苏郁手中的铁刀已经迎了上来。两者相jiāo,都是身子一震向后退去。

    黑衣人一怔,不解地看着苏郁手中的铁刀,他一个五星级能力者居然杀不死一个帝王级能力者,这事情可相当古怪。

    两人有缠斗了数招,居然不分胜败。

    黑衣人百思不得其解,目光最后却落在了苏郁手中的天刀之上。在他看来,苏郁不过区区帝王级能力者,绝无受了自己一击而不死的可能xìng。

    追根溯源,那么问题很可能是出在苏郁手中那一把黑黝黝的铁刀上了!一猜到这一点,黑衣人心中一动,顿时起了占有之心。

    这么一想,黑衣人动作之中,招招都是企图夺过苏郁手中的天刀,然而无论他使出怎样的能力,竟然丝毫不能撼动苏郁手中的天刀。

    就算偶尔给他抓住了天刀,苏郁手腕一抖,黑衣人就要被震开。

    天刀的威力越大,黑衣人的贪心愈加炽烈,心下只是寻思:“怎样才能想个法子,给手里的刀夺过来?不过这件事可不能让教主知道了。须得把身上的战斗摄影仪关掉。”想到这里,黑衣人身形往后一退,轻轻关上了录影机。对苏郁冷声道:“献出你手中的兵器,我可饶你不死,否则,我要动用机械战甲了!”

    苏郁停了这句话,看了他一眼,毫不答话,忽然转身向远处飞去。

    黑衣人见苏郁逃走,顾不上取出机械战甲。他眷恋着那威力绝伦的天刀,急忙向苏郁追去。两人一前一后,速度极快,瞬间一出数里之地。许褚等人居然来不及追上。

    苏郁战胜苏龙之后,众人心中都以为苏郁实力要比苏龙高,速度自然也比苏龙快。根本想不到苏郁只是帝王级能力者,战胜苏龙,凭的也不是自己一人之力。而速度之快,也大部分全是借了天刀的势头。

    黑衣人虽然身为五星级能力者,但是速度却比苏郁快不了多少。他已经隐隐猜到是天刀的功效,因此盯着苏郁手中的黑刀,更加眼热。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远离了人群,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荒野。黑衣人心下暗暗着急,不知道这样追下去,要追到什么时候,同时想起了孙晓尸体的死状,想到杀死孙晓黑衣人的实力,心中渐渐有些惊惧起来。

    就在这时,前面的苏郁身形一收,忽然间站住不动。

    黑衣人一怔,旋即大喜,以为苏郁终于耗尽了体力。正要上前夺过天刀,再说两句讽刺的话,却见苏郁身形一闪,合身向自己扑来,速度之快,竟然无法躲闪。

    黑衣人一惊,心道:“他的速度怎地变得如此之快!”心中动着念头,举棍向苏郁手中的黑刀挡去。

    两者相jiāo,发出沉闷的声音,黑衣人身子巨震,手中铁棍瞬间碎成了粉末。

    黑衣人大骇,刚刚他与苏郁jiāo手,明明不分胜负,可是转眼之间,再次jiāo手之下竟然出现这种事情,怎么能不惊惧jiāo加。

    眼见苏郁再次攻来,黑衣人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身子就化成了一蓬血雨,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甚至连他的空间环都被一刀砸碎。

    一刀之威,竟置于斯!苏郁站在原地,看着满地的鲜血,一言不发。

    “不错,这才有点样子!”满地黑道,“未出鞘之前,天刀威力可随你心意调节。要强则强,要弱则弱。不过,未出鞘的天刀对付星系下的能力者没有问题,但是无法对付太强的能力者。

    只有天刀出鞘,才能斩杀一切,无所阻挡。不过你要记住,天刀出鞘,必然是最强一击,绝对不留活口!所以平时,面对着自己的朋友,还要看好自己的刀,别误伤了人。

    怎么样,厉害吧?”

    苏郁没有任何表情,道:“天刀如何,也不能起死回生!”

    “红粉骷髅,美颜白骨,你是大好男儿,不要太沉溺于哭哭啼啼的xiǎo儿nv情怀中!”满地黑声音温和。

    苏郁没有说话,转身沿原路返回。在半路遇上了许褚等人。

    说起那个黑衣人,苏郁只是淡淡地道:“设计甩脱了!”见众人都面有忧sè,苏郁心中感动,面上却没有多少表示,只是淡淡地道:“我们回去,徐图报仇之事!”

    这个时候,人人都听出了苏郁的声音之中已经冰冷森寒到了极点。

    “我们去哪里?”许褚问道,声音中有着懊悔有伤痛。

    “回沅水城!”苏郁淡淡地道。

    一行人就这样离开雪山,向沅水城前行,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跟着苏郁前行。

    一路上众人心思各异,有的震惊于孙晓的实力之强,最后却不知被谁杀死?有的猜测着梁雪等人尸体的去向?有的估量着苏郁的实力?有的在担忧惹上了拜火堂这样一个庞大的势力!

    当回到沅水城之后,椰子早已迎了出来,却见苏郁神sè冰冷,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又见随行众人个个实力深不可测,但是人人神sè凝重,自也不敢多说。

    进入沅水城之后,范特嘻嘻哈哈的要来抱苏郁,见苏郁神sè木然,浑然不似往日随和,心中一凛,当仍然不动神sè地在在苏郁肩头一拍,笑道:“臭xiǎo子,自从二十年前你带我们来到这里安家之后,就自己一人四处旅游观光,留下我们吃苦受累,与恶魔为伴。今日回来,可要多住些日子,才能再走啊!”

    苏郁看了范特一眼,道:“这里有没有大一点的会议室之类的东西?”

    “哈哈,怎么没有,旧时代的政fǔ办公楼里有的是,我就住哪里,还是当官舒服啊!”

    苏郁点点头,道:“带我去哪里,把董思成叫来!”

    范特见苏郁语气冷然,也不多说,知道苏郁这次回来只怕要有大事吩咐。转头叫过熊头,让他联系董思成,自己却带了苏郁走到了会议室中。

    ……

    苏郁走到会议室中,忽然看见了上官瞳,见她目光中lù出感jī之sè,要来跟自己道谢,淡淡摆了摆手,要她不再多说。

    很快,董思成也来到了这里。

    苏郁、苏龙、欧阳震雄、阿飞、许褚、琉璃猫、阿大、阿一、阿二、阿三、范特、王坤、椰子、董思成、唐棠、上官瞳一共十六人坐在了会议室之中。

    苏郁坐在正位,看了看其余的十五人,淡淡地道:“苏龙,你把地心世界拜火教的梁子给大家讲一下吧!”

    范特等人见到苏龙之时,人人惊讶于他的美貌,又见他实力之高,实在非同xiǎo可,早已存了敬畏之心。此刻见他站起来,立即留了神。

    苏龙开口,声音柔美的不像男子,然而却最能吸引人的注意力。他遵照苏郁的意思,把地球分为三层,除了地下两层的人是真的地球人,地表的文明时代不过是从外星掠夺过来的事情一讲,除了苏郁十人,人人都震惊不已。

    当听到苏龙说地下第二层中的拜火教中人在雪山上摆出了十八个机械人,bī退了恶魔、丧尸、星河联盟与杨万里的生化大军四重势力之后,范特低头沉思,董思成却望着苏郁,寻思他说这番话的意思。

    却听苏龙说到:“单单从十八个机械战甲人就可以看出拜火教的实力。然而,这只是拜火教十八分堂之一的十八舵主,此外,拜火教尚有十七分堂,四位护法、十二位长老,以为总教主。

    按照常理,这样的势力也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然而,就在不久之前,拜火教一位名叫孙晓的堂主,杀死了我们十二位朋友。”

    苏龙顿了一顿,将梁雪等十二位nv子的名字说了出来。这里面除了唐棠一个人也不认识之外,范特、王坤、椰子、董思成却都认识梁雪,而椰子、王坤、上官瞳又都认识锦瑟流年,所以说到着两人的名字时,几人都不禁啊了一声。

    苏郁上次回沅水城的时候,已经跟这些人说过在地下世界相逢梁雪的事情,想不到才没过多久,梁雪竟然和十一个nv子一起惨遭不幸。

    其余的nv子,虽然不认识,想来能够梁雪等人排在一起,那也不是什么平常之人。

    这样一来,苏龙要说的话,大家心里都有了一番猜测,明白是要准备报仇了。

    范特、椰子、王坤想起二十年前苏郁的作风,不由得心想:“难道这一次又要不要命的去跟拜火教拼命?可是这次拜火教如此之强,这个仇只怕难以报了!”不过,三人血雨腥风闯过来,早已生死置之度外,大不了一死而已,是以也没有多少惊慌之sè。

    果然,听苏龙说道:“按照主人的意思,此仇必然要报。只是拜火教势力太强,所以要徐徐图之。”

    听到这里,范特略微放松,心道:“这一次,这xiǎo子没有失心疯,想必二十年前的一次,长了教训。懂得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可惜听他所讲,这次报仇的机会实在微茫!”

    苏龙看了看在场的人,沉声道:“主人的意思是敌人虽强,这仇非报不可。只是诸位却不必陪着平白送了xìng命。我必然是要追随主人的。阿大、阿一、阿二、阿三、阿四想来也会随着我走。

    至于其他人则无须勉强,有要退出的,即可自行离开。

    这沅水城是范特与王坤椰子三位的,如果几位要退出的话,我们主人即刻离去,另行寻找落脚点!”

    范特猛地跳起来,道:“xiǎo子,你瞧不起胖爷是吧。胖爷虽然胖,但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二十年刀枪火海闯祸来,鬼mén关来来去去走的次数也数不清了,怎么是那贪生怕死之辈!”

    苏龙点了点头,看向王坤与椰子。

    王坤看了看苏郁,道:“我的命是二十年前苏爷救得,早就是苏爷的了!”

    椰子点了点头,道:“梁雪与流年也是我的好姐妹,我不能不管!”

    董思成道:“我的命也是苏大哥救的,苏大哥去哪里,我就跟着去!”

    唐棠迟疑了一下,道:“我听董大哥的!”

    “好,”苏龙转过身子,看了看其余的四人,“你们怎么个打算!”

    “彭!”琉璃猫猛地跳将起来,一拳打在苏龙身上,怒声道,“死去的人,都是我的好姐妹,你还来问我怎么办,老娘一拳打死你!”

    苏龙坦然受了他这一拳,看向许褚。许褚瞪了苏龙一眼,道:“龙帝妖神啊,虽然咱实力不及你,可是你这样看我,也把许褚看的太低了!”

    苏龙低了低身子,道:“过往一切,原是我的不是,请二位不要挂在身上!”

    “嘿嘿!”许褚看了苏龙半天,目光中忽然lù出凄凉的神sè,道,“当年我输给你,奉命做了一件事,愿赌服输,也怨不得你!”

    苏郁本来心意冷冷,这时听许褚再次提那以前的旧事,忍不住道:“许褚,十年前的事情,可否开口告之!”

    许褚叹了口气,道:“反正大家不久都要死了,这些事情,说了也没有什么!”

    “嘿嘿,”许褚冷笑道,“二十年前,我和这位龙帝妖神的本领原也差不了太多,现在却一落千丈,你可知其中的原因么?”

    苏郁忽然想起赵湘昔日所说,许褚是龙帝妖神也很忌惮的人,点了点头,道:“或许是苏龙在mí失之地另有所获!”

    “不是,是因为这十年来我奉着苏龙大爷的命令,未曾有所寸进。”

    “那又是什么缘故?”苏郁追问道。

    许褚叹息道,“早在十年之约前,我就与苏龙暗中比过一场。两人约定,谁若输了,立即挥刀自宫!如果做不到,那就从此不再修炼功夫了。

    所以,我便搁下了功夫,改做炼钢厂了。而她!”许褚指了指琉璃猫,“你以为她一直如此féi胖么?那是龙帝妖神的要她陪着十个男子睡觉,如果办不到的话,那就自己变成一个胖nv人好了!

    至于战筱蔓、苏蔷、吴xiǎo燕等人又有什么要求,我看不出来,也就猜不到了!”

    苏郁闻言向苏龙看去,想不到他竟然会有这样的要求。要男人自宫、nv人为娼妓原是恶毒的法mén。

    而要修炼之人从此不再修炼,美nv变成丑nv,那也是狠毒的法mén。苏郁本来对散了苏龙的记忆还略有愧疚,这时却一点也没有了。想到当日老王对琉璃猫所说的什么一个漂亮nv子因为龙帝妖神变成丑陋的八婆,在chuáng上滚了几滚的话,苏郁顿时想明白了前因后果。

    可是对于其他的人,苏郁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了。不过从许褚和琉璃猫的事情来看,也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

    苏郁点了点头,道:“许褚,从今日起,你便可以用心修炼,琉璃猫也可以恢复自己的美貌。

    战筱蔓等人已经离去,也就不用多说。另外四位十年前的当事人,你们代为转告,就说苏龙的约定已经无效,可以自行做主行动!”

    许褚与琉璃猫闻言都是身子一颤,道:“此话当真?”

    苏郁点了点头,看向欧阳震雄与阿飞,道:“两位怎么说?”

    欧阳震雄依然一身蓝袍半遮面,嘶哑着声音道:“呆呆雪与流làng的燕子与我们在mí失之地同生共死,她们的事情,怎能撇开不管!只是这件事情不能鲁莽,你身为主谋,得想个可行的法子!”

    苏郁道:“暂时的初步计划是先统一地球表面,联合一体,发展壮大,再徐图进攻地下!”

    欧阳震雄沉思了一下,道:“拜火教的人折损在地面上,只怕不会善罢甘休,也不回放任我们发展壮大。”

    苏郁冷冷的道:“我们虽然不方便下去,但是他们要上来,也必定是有去无回!”

    欧阳震雄闻言身子一震,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有信心,我也不多问。不过还有一件事,杀死孙晓的那个人,可不是易于之辈。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最好能查出是谁干的,如果能与之联合,那是最好不过。”

    苏郁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个人的确要考虑一下!关于其他的分纵连横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懂,对于攻打星河联盟,统一地球的事情,你和董思成你们商量商量,拟定一个方案,我回头看看。”

    “只是我们这些人,实在是太弱,”许褚站起身来,说道,“要同时对付杨万里、不夜帝君、恶魔丧尸,未免有些痴人说梦。最好是找一些帮手,联吴抗曹是最好不过!不过也得防备别引狼入室,当年宋长与méng古合力抗金,最后亡宋的还不是méng古人!”

    “你是说之天一?”琉璃猫问道。

    “不,我是说地下世界,地下世界可大的很,未必就比什么地下第二层的拜火教差了!就比如咱这位蓝袍兄,就是图阿雷格部落的少主!”

    欧阳震雄面sè有些迟疑,道:“为朋友报仇,我个人是义不容辞。但我的部落还不能参与进来,不过奥古特族已经奉苏郁为王,倒可以一用!”

    苏郁点点头,道:“对于天下大势你们决定,我就设法对付各方势力的首脑高层!”

    ……

    当晚众人在会议室商议了好长时间,最后苏郁先退了出去,要众人有了结果再来通知。

    苏郁站在沅水城,抬头看着无尽的星空,忽然想起了那个白sè的骷髅,忍不住问道:“满地黑,你说这白sè骷髅有没有被天刀杀死,会不会再来地球?”

    “怕什么,”满地黑道,“再来就引入无人之地,一刀劈了!”

    苏郁嗯了一声,良久不语,忽然道:“你说,我冲入地下第二层,用天刀将所有的人劈了,岂不是痛快?”

    “嘿嘿,你要只顾眼前血仇,贪图一时快意恩仇,那也由得你。只是这天刀的消息一旦泄lù,就后患无穷。

    你看这头顶的天空,如此广阔,宇宙浩淼无边,jīng彩无限,你既然生在这天地之间,不去遨游一番,就被超级生命体追杀的东躲西藏,嘿嘿,那日子可舒服的紧!”

    苏郁知道他是说的反语,道:“你不说着天刀无敌么,何必怕那什么超级生命体?”

    “天刀无敌,你的实力却也太差。不说是超级生命体,单单是星系能力者,有了防备之后。偷偷隐匿在你身边,你也未必能发现。他们大可以抢在天刀未出鞘前制住你,到时你发挥不出天刀的威力,又有什么用。

    就好比一个三岁xiǎo孩子,手里拿着时间最锋利的宝剑,如果剑锋出鞘,自然可以将面前的一切削断。但是在宝剑未出鞘之前,寻常大人就可以将xiǎo孩打死。何况身上有功夫的人。

    就算xiǎo孩子手中拿的是枪,是炮,子弹上膛还需要时间呢。

    所以,打铁还要自身硬!你得加紧修炼提高自己的实力。天刀只是外力,真正的强大,还是自身的强大。

    天刀可以被人夺走,但是你自身的实力强大了,那是谁也夺不走的宝藏!只是着修炼一途,艰难险阻,进境谈何容易。”

    苏郁想了想,道:“你说的也不错,要对付拜火教,须得统一地球表面,消除来自地表的威胁。而要做到这一切,我得首先提高的星级能力者。

    虽然古气功的修炼,短时间内难有提升,不过这食金者的修炼却可以速成。

    只需要找到足够的铁矿,吞噬掉之后就可以成就完整的玄铁体。到时我各方面的数据都提升了十倍,整体实力只怕提升了百倍也有余。何愁不能对付杨万里、不夜帝君以及那些恶魔。

    往日的时候,我打不过那些异世界恶魔的投影分身。不过现在我获得了末日天刀,就算不取出天刀,单单天刀的防御,也可保我不死。正好可以去拿三处矿藏去吞噬钢铁。”

    “那一号矿藏与二号矿藏,你只需要杀死哪里的恶魔,就可以施展吞山的功力,进行进补。但是三号的矿藏,你却可以用来办点其他的事情!”满地黑忽然道。

    “什么事情?”苏郁微微一怔,问道。

    “我听说三号矿藏里面都是丧尸,这些可都是大补之物。虽然以你现在的实力,是用不到这些东西了。但是你却不妨把你的黄金兽王放到哪里去玩玩。

    你的黄金兽王差不多已经提升到了帝王级,再要提升可是难得很。但是听你说,这个家伙可以吞噬丧尸进化,那是最好没有的事情。

    所以呢,你就可以把黄金兽王放到三号矿藏去吞噬丧尸。等你处理完一号矿藏和二号矿藏的恶魔,三号矿藏的丧尸也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这样不但得到了三座钢铁矿,还能进化你的宝贝黄金兽王。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