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末日食金者

荒岛密林 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宫殿中的生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    “是很强的能量,”东帝赞叹道,“可惜我们暂时还不能够收取。”

    “可是它,为什么会自动消失?”北帝不解地道,“难道是蒸发吗?这不科学啊。”

    “哈哈,这当然不是蒸发,”东帝大笑道,“我猜可能是那个人融合了皇级原体,所以产生了能量共鸣,所以能够跨界吸取这些能量。”

    “融合了原体,那不是说,想要再杀了他就u很难了?”南帝皱眉道。..

    “你会怕困难的吗?”东帝道,“我们先加固这些能量的封印力量,然那个人不能轻易地得到这些能量,然后,我们再好好地准备去杀了那个人!”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加印封印的力量。保住这些能量……”

    巨山中,苏郁眉头微皱,他现在想要吸收上一课皇级原体的能量已近变的越来越困难了。

    “似乎是有些事情发生了。我该早rì解决了这个宫殿的事情,然后去看看的。”

    此刻在青龙禅寺之中,以苏郁的界碑为分界线,已经分成了孑然相反的两个部分,其中一个部分是安静祥和,另一边却是一团白雾,看起来十分的飘渺,但苏郁知道,其中蕴藏了巨大的危机。..

    不过对苏郁和池雨说,此时的白雾已经构不成威胁。两个人都已经领悟了意识维度,可以借用其他的感知维度来在白雾中穿行。

    这些白雾存在的方式就是妨害其他的感觉维度,他们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可以让低阶生命寸步难行,只有高阶生命才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自己需要的东西。

    苏郁、阿木、池雨、艾梵四个人正站在界碑的边缘,看着远处的白雾。

    “这些白雾很诡异。苏郁你确定不会受到伤害?”阿木道,“若是你没有把握,还是暂时不要冒险了。”

    “没事的,”苏郁笑道,“你们看着。”苏郁说话的时候,随手一指,一阵风飘过。大量的白雾就开始消散溃败,慢慢地消失,露出了原来的地面。

    “天。好强的力量!”感受到苏郁的力量,艾梵一阵失神地喃喃自语,“我真是羡慕你啊。想来,你一定是从那个原体中得到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才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吧。”

    苏郁微笑不语。看着白雾散去,露出了最中心位置的宫殿。

    “我们去吧。去宫殿看看,看看那边有什么。今天,我要将一切都揭晓。”

    池雨手持长枪,跟在苏郁的背后。事实上,来到宫殿的附近,池雨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宫殿中中的存在,那就是曾经在魂石上留下印记的那个高阶生命。

    当时。池雨立即将这个发现告诉了苏郁。苏郁立即明白,这个宫殿中隐藏的一定是高阶生命。而他们就是从天外掉下来的,这说明天外天就是一个高阶世界。

    而池雨的魂石之前的主人,很可能也是来自于天外天。

    事实上,天外天并不是一个统一的世界,它是由许多的高阶世界构成,就如同本位宇宙一样。本位宇宙是比天外天低一级的存在。

    在天外天,提起本位宇宙的时候,也并不是特指一个宇宙,而是指所有的本位宇宙,包括苏郁的、艾梵的,兽神的,以及其他的万万亿的本位宇宙。

    所以,天外天的很广大,苏郁曾经想过,他和池雨即使有一天进入了天外天,也未必能够碰上给魂石留下印记的人,毕竟天外天却是太大了,也太多了。

    但苏郁想不到,事情竟然是如此的巧合,在这里,他们就遇到了那个神秘的生命。

    “这是我们第一次遇到高阶生命。”苏郁传音道,“我们一会儿可能会爆发一场大战。你们一定要小心在意。我们可以借着这个人了解一些高阶生命的战斗方式和其他的特点,如此也算是对我们得行为有所帮助……”

    “一会儿,恐怕主要还是靠你啊。”艾梵道,“与高阶生命的战斗,恐怕我都未必能够插手。”

    苏郁看了看四周,道:“对了,你这个巨山本来就已经受伤了,只怕过了一会儿,战斗起来,还会发生更为强大的破坏。

    我想了想,干脆将他们转移到我体内世界中算了,我的体内世界现在已经是比本位宇宙高一个级别,虽然还没有达到天外天的级别,但是承受一场大战是没有问题的!”

    听了苏郁的话,艾梵自然是没有反对,宫殿如此邪异,如同一个瘟神,艾梵恨不得它早rì离开的。

    苏郁盯着宫殿,心意一动,一股力场的作用下,就将宫殿转移进入了他的体内世界中。

    随后,苏郁四人也进入了其中。

    站在宫殿的面前,苏郁道:“走吧,我们进去看看,看看这个宫殿中又发生了什么变化没有?”

    一进入宫殿,苏郁等人就发现了曾经所说的那个雕像,他的确像是一个千手观音,有着许多的手臂,各自持着不同的兵器,而他的面容却是十分狰狞,异常危险。

    原本在他的眼睛中,是有一些白雾在不断地出现的,但是现在,苏郁直接封印了他的眼睛,也阻挡了那些白雾的出现。虽然偶尔有些白无从他的鼻孔嘴巴耳朵中出来,却又旋即消失不见了。

    四个人绕着宫殿走了一圈,发现宫殿中并没有其他的异常物体,只有这一个雕像在那里。

    “看来,事情都出现在这个雕像上了。”艾梵道,“真是奇异。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宫殿中是没有这个雕像的,也不知道是怎样出现的!”

    “这个雕像似乎是纯正的能量体。”阿木道,“不过他的身体中有一股能量在左冲右突。难道就是苏郁你封印的白sè雾气?”

    ……

    正在苏郁等人观看的时候,那个雕像已经变了颜sè,慢慢地由铜sè。转变成为一种金sè。

    随后,这个雕像的身体也开始软化,变成了生命**。

    “这个人他活了过来?”艾梵出声道,“苏郁,快些做什么!”

    苏郁摇头:“不急,我们就看看他。在这里,他还是做不出什么的!”

    听了苏郁的话。艾梵虽然焦急,却也只能观看着了。

    许久之后,雕像已经全部转化成为了金sè。他也彻底站了起来,身高三米,手臂乱舞,看起来狰狞恐怖。

    随后。整个宫殿就开始软化。变成了一道金光,进入了雕像的身上。

    “你们是谁?”金sè雕像问道。不等苏郁回答,金sè雕像的目光就落在了池雨的身上,“原来是你,原来你已经融合了那些魂石。很好,很好,我就再杀了你好了。”

    口中说话,池雨的身边就出现了大量的兵器。而金sè雕像却还没有移动。同时,苏郁艾梵和阿木身边也出现了大量的兵器。

    这样的攻击虽然诡异。却不过是池雨的攻击的加强版,有了池雨的提点,苏郁没有过于吃惊,只是随手一挥,一道七彩光芒出现,就将四人笼罩在了里面。

    随后,所有的兵器就打在了七彩光芒上面,缓缓地融化了。

    看到这里,金sè雕像吃了一惊,对苏郁惊惧交加,怒喝道:“你是谁?你是不是五帝中的人?”金sè雕像的语气虽然严厉,但是却有着很多的忌惮之意。

    “不错,我就是五帝中的人,不小心落在了下面,你又是谁?”苏郁问道。

    “我是童邪,同风族的人,我是奉命追杀我族的叛徒,并且追回我族的圣器,希望你能不插手此事。同风族将会感激不尽。”

    “同风族?”苏郁皱了皱眉,“什么叛徒,什么圣器?”

    童邪面sè一凛,道:“你到底是谁?如果是五帝的人,就不该这样问。”

    “你们先打一仗给我看看吧。”苏郁随手一指,一道七彩光芒就笼罩了童邪和池雨,将两个人困在了里面。

    “这样池雨不会有危险吗?”吴金铃看着苏郁的举动,问道。

    “不会,在我的七彩光芒下,那个童邪是无法伤害到池雨的。我叫她们战斗,就是我们在一边看看,看看高阶生命是如何战斗的,然后多了解一些情况。”

    ……

    此刻的童邪是要多郁闷有多么郁闷。其实他是追击魂石来到了下界,却不小心走错了方向,来到了巨山之中。那个宫殿就是童邪本体之一,当时童邪还没有真正进入这里,只是一部分进入了这里,能力也不完全,与艾梵爆发了一场大战。

    艾梵以自己的重伤为代价,将童邪封印。直到苏郁等人来到,童邪的身体已经全部转移过来,正好遇见青狼,童邪就要吞噬了他的能量来补充自己。

    结果被苏郁利用一方界碑压制住,童邪就十分郁闷了。他本是高阶生命,自以为来到了下界就是战无不胜的王者,那里知道两次大战,全都被压制。

    这些年来,童邪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当池雨完全融合了魂石之后,童邪感觉到了这一点,立即开始爆发,结果正遇到了赶来的苏郁四人。

    而童邪所谓的追寻叛徒的话,其实也是他捏造的。童邪固然是来自同风族,那魂石也正是族中的圣器。不过童邪却是叛徒,他盗走了魂石,被人追回。

    那人追回心软之后,想要带着童邪返回族中发落,结果被童邪抓住了机会偷袭,身受重伤,不得已闯入下界,机缘巧合下将魂石送给了池雨。

    而童邪对那几块魂石可谓是念念不忘,所以一直在感应。也是他在魂石上留下了追踪印记,所以才能够发现。否则的话,他是不可能发现的。

    而现在发现了这一切,童邪自然是想要得到魂石的。但是苏郁的出现又让他忌惮无比。

    童邪并不知道苏郁的来历,但童邪猜想苏郁是高阶生命,实力又远远地在他之上,应该是天外天的人,或许是属于五方巡天使五帝的人,所以心中忌惮,想要用言语哄骗,让苏郁袖手旁观,自己从池雨那里得到魂石就悄然远遁。

    但是没有想到苏郁竟然直接将他和池雨困在了这里。这一下,即使是战胜了池雨,也没有那么容易走掉了。

    不过即使如此,童邪倒也没有气馁,那魂石还有诸多的妙用,只要他得到了魂石,就可以设法融合,然后利用自己的能力逃走,或者杀了这几个人。

    不过这些事情,一切都要以先杀死池雨为前提。

    此刻的童邪已经转化成为了战斗金身,与池雨战斗。童邪使用的是各种兵器的混合,配合着自己那奇怪的攻击,如果换了其他人早已防不胜防。

    然而池雨却是对这种战斗方式十分的熟悉,无论童邪用怎样的攻击,都能够安然挡下,这让童邪愤怒不已。更让他心中郁闷的是,在下界中,他的力量竟然被限制了好多,不能够完全发挥出来。

    在天外天,高阶都是使用一种独特的力量来战斗。这种力量借助白sè雾气,封住了五蕴六识,只能通过意识维度来观察。以往的时候,童邪习惯了天外天的战斗方式,所以此刻的战斗竟然有些不适应。

    因为在下界中少了一股力量,他无法再将自己习惯的战斗风格发挥出来。正如一个人去某地习惯了飞机来往之后,再坐火车就会觉得很慢。

    但是在没有飞机场的地方,却也只能通过其他的交通工具来进行。这和现在童邪的处境相似,因为下界中没有天外天的环境,高阶生命的许多特殊战斗方式就无法发挥出来。

    即使如此,童邪也渐渐地在战斗中占据了上风,而池雨则开始变的吃力起来。

    开始的时候,池雨和童邪大战,基本上攻守各占据一半。渐渐地攻少守多。还会不时被童邪打飞。

    “池雨已经有危险了,你不上去帮忙?”阿木问道。

    “放心,池雨不会有危险。”苏郁道,“在这里,我能够护的她周全,这是一个难得的的战斗机会,那个童邪也是一个难得的的对手,就让池雨多坚持有一会儿,对她有好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