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穿越在幻想世界

大世界副本(番外) 第五十一章 副本篇(27)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PS:

    PS2:

    ——

    刚才那个车站,从正对车站面前的高楼缝隙中,ssssin从中走了出来。

    带着莫名的笑容,最终隐去。

    ————

    1月3日,6点30分。

    “从现在开始,就不在是过家家阶段了,如果准备好了的话,那么就开始第一次正式的作战会议吧。”

    随着艾伯特这一句严肃无比的话,四人齐聚餐桌。

    与琳分开以后,爱蕾诺亚也没有心思继续漫游去了。所以她就这样慢慢悠悠的回到了据点。就在据点中,她看到了艾伯特与净夜喝的大醉,而七咲真正在黑着脸收拾房间。

    可以想象,当时的七咲真心情绝对不好。而爱蕾诺亚,也明智的开始帮忙。

    最终,爱蕾诺亚抬着嘴中不断叨叨“萝莉大好,萝莉是纯天然。”的艾伯特,狠狠的扔到了cuáng上。而另一方面,嘴中喃喃自语“御姐才是王道,御姐才是大爱。”的净夜被七咲真直接提回了房间。

    有些时候爱蕾诺亚真的无法想象这两个家伙居然都是200岁以上的老爷爷……

    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设定【全知之书】的,反正这两人都是在早上神清气爽的出来了,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体力耗尽或者宿醉过后的样子。

    要知道就算是爱蕾诺亚,也是在房间里静静的等到12点之后,才开始恢复体力与修复断掉的长戟的。而他们两个却如此完全是在睡着的同时,将这些办好的。不是说嫉妒,而是单纯的感觉自己还要静静等待而他人却仅仅睡一觉就全部OK的这种情况而爱蕾诺亚不爽。

    艾伯特拿出了一张足有2m宽大xi的地图贴到了墙上。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清楚的看到这张地图标记着各个分区。这是一张十分详细的地图,并不是指旅游的地图,而是十分残酷的军事用地图。

    那些标记的分区,不是旅游胜地,而是军事要地。

    艾伯特缓缓忘了一眼爱蕾诺亚三人,然后拿出一个类似指挥bng一般的东西指着地图,开口说道:

    “不用怀疑,这是我刚刚用全知之书下载下来的全市俯视图,其中的个人认为主要军事点也都是我自己设定的……首先,我想知道所有人战力的情况。”

    老实说,现在艾伯特的样子颇为搞笑。

    他身穿一幅不伦不类的神父装,银sè逆十字纽扣在灯光下有些反光似地放出十字光线,黑sè的下摆缠绕的锁链随着艾伯特的走动而发出清脆的响声。这样一套服装就好像明明白白的告诉别人这就是一个COSPAY。

    而身穿这样一套服装的艾伯特,却严肃的拿着军事用的指挥bng,还似模似样指着大地图给人讲解军事要地,可以想象这种状态是何种的违和,何种的让人发笑。

    但是,在座所有人都笑不出来。

    这是因为,从今天开始,这场战争就会进入真正意义上的白热化。

    “首先是我们……我想不用多做介绍了。直接跳过这些废话,我想知道现在我们所能够做的到底是什么?防御还是进攻?”

    “突击对于我们来说有巨大的优势。”这时候,七咲真开口说话了,她微微扶了一下平光眼镜,看着大地图说道:“首先,不管是爱蕾诺亚xi姐还是净夜前辈,对于突袭来说都是十分合适的,爱蕾诺亚xi姐的战斗方式与净夜前辈的能力配合的话,一定会发挥最大的效果……”

    “但是,同时……体力绝对跟不上的艾伯特和擅长缠斗与拖延战的七咲真就会沦为累赘。再加上不乏有像伪神之书这种强敌,个人认为突袭战根本没有多大的用途。”

    还没等七咲真说完话,净夜就提出了质疑。他的眼睛根本没有去看七咲真,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大地图,口中的话语也完全没有夹杂丝毫情绪,就好像真正将军点兵一般,只讲实物而否定虚招。

    “突袭确实不可能,比起突袭的话,ssssin才是最佳人选……不管净夜的能力多么适合突袭,这些都不是主要问题,Lncer始终是Lncer,正面白刃战才是王道。”艾伯特考虑了一下,很快的否定了七咲真的想法,然后望着净夜说道:“说说你的想法吧……”

    净夜并没有客气,直接站了起来接手了艾伯特的指挥bng,站在桌子面前说道:

    “我的想法并不复杂,既然我们有四个人,自然要发挥四个人的优势……至少我们现在还并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已经联盟,起码他们并不是像我们一样在一起!”

    七咲真点了一下头,她刚才查了一下各个人物的方位,并没有发现他们和自己一样是四个人在一起的。

    净夜点了点头表示知道,然后继续说道:

    “好了,刚才已经确定了我刚才说法的正确,这就是重点!”净夜用指挥bng敲了一下桌子,示意所有人将注意力集中起来,“我们有四个人,而他们不管多强,他们只有两个人,而根据这次战争的主题,就算他们能够发挥出六阶顶峰甚至七阶的能力,但是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同等级的五阶人员,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们有四个人,那么为什么非要搞那些歪men邪道?直接去开战不是更好么?”净夜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一句话,他就好像完全忘记了昨天晚宴上被伪神之书一个人压制了四个人的样子,他意气风发的指着一个艾伯特标注的分区,继续说道:“这里……”

    接下来,他移动指挥bng,再次点了一下地图。

    “这里……”

    “这里……”

    净夜足足点了5个地点,然后转过身来看着众人,开口说道:

    “战力充足,各个人员应有尽有,各个方式的能力我们都有能力抵抗,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刚才那几个地点大家也都看清楚了,地域辽阔,最适合正面冲突……我相信,我们甚至不用特意的布置战场,只要随便将他们引来,那么我们就胜利了。”

    五阶的战斗人员,战斗bō及其实是非常大的。如果真的要进行生死之战的话,那么方圆1公里以内都是战场……这简直和一个军团与另一个军团冲突的感觉差不多了。而进行这种战斗的时刻,各个人员极有可能运用障碍物之类的进行游击性质的抵抗……当然,不管是逃跑还是反击,这都是十分有效的方式。

    刚才净夜所举例的地方,不是公园,就是大型十字路口,还有一些破败的郊区之类,都是一些视线广阔的地方。这些能够有效的阻止敌人进行游击战的可能性……当然,这样广阔的地形如果遇到跑得快的,那么就算是想要利用地形进行阻击都是不可能的。

    不过也正如净夜所说,我方有四个人……不需要其他战术,光光就是这四个人,就已经是足够的威慑力了,完全没有必要玩那些yīn谋阳谋。

    “我反对,如果是伪神之书的话……”

    “他如果赶来,那就是来自杀!”净夜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眯着眼睛,就好像狼一般,“上次是因为rider之mster那个结界的原因,我们10成的力量连3成都发挥不出来,而他的能力在某种程度就是全能,所以在那种结界下他依然过得很好……但是如果出来的话,就算他的能力更强了,但是比起我方的增幅来说,这点强根本就不起作用!”

    “请不要忘记,他也是五阶,而我们也是五阶!”

    净夜的话语意气飞扬,完全没有为第一次战斗与晚宴的lun斗而感到不知所措。

    “问题是……没有任何人会那么笨,看着我们四个人在一起还会来进攻。”

    艾伯特平淡的声音好似雷霆一般狠狠击落净夜的骄傲,他继续以他平淡的声音说道:

    “我们能够确定别人的方位,同时,别人也可以确认我们的方位……别忘了,这场战争是透明,没人能够幸免。既然我们四个人都在一起了,那么其他人自然不会傻傻的冲上来。我想就算是rcer之mster这样狂妄的人也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吧。”

    琳并不狂妄,她那是伪装。其实她才是隐藏的终极黑幕。当然,爱蕾诺亚是不能说话的,所以她只能沉默。

    “那我们就主动出击好了……直接扫除一片区域。”净夜若无其事的说道:“反正也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只要能够拖住他们不让他们lun转,只要有一个人闲着,就能短时间的清出一片广阔的地域。”

    “这又回到原点了,如果是突袭的话……”

    “不是突袭,是正面作战!”净夜狠狠的敲了一下桌子打断了七咲真的话语,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他们逃的话,那么我们就追,如果他们停住的话,那么我们就正面冲突。如果他们跑到其他人地方的,那么就大大方方的来次ún战!”

    净夜的说法事实上是完全成立的,不管遇到何种状况,毕竟我方拥有四人的战力,光是这点就可以应付所有情况。就算是再次碰到rider之mster的固有结界,也未尝没有一战的能力。其原因太简单了,就是因为数量与质量比而已。

    就如净夜所说,不管敌人多强,但是终究只有五阶而已。既然他们是五阶,而我们也是五阶,同等级的情况下,自然是人多的一方获胜。这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计算了。

    但是真的如此简单么?

    “如果我是rcer之mster的话,我就会直接运用令咒以最快速度放那个大型魔法阵,不管多少人直接全灭……”

    艾伯特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泼到了净夜脑袋上。就好像完全没有发现净夜的脸sè黑下来一样,艾伯特继续慢条斯理说道:

    “就算不能造成全灭状态,到时候我们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sber那一刀可是更狠,他直接将rider之mster的固有结界的基点切断了,后来rcer才释放出的大型魔法阵彻底将rider之mster的固有结界破坏……”

    这点爱蕾诺亚在心中xixi的惊讶了一下,想不到艾伯特居然已经知道那时候放大型魔法阵的就是rcer……而且看净夜的样子,好像也对就是rcer放出的魔法阵并不吃惊,说明这件事他也知道。

    这其实很好判断,也就只有爱蕾诺亚才不能判断出。

    Arcer的能力就是宝具,如果说谁的火力最强,那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rcer吧。而且那时候战场已经能够一目了然了,那时候也只有rcer不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稍稍排除一下,自然就可以得出毫无疑问的答案了。

    “sber这种强人对于ssssin这么念念不忘也绝不简单……那家伙恐怕隐藏的更深,如果真要说的,我反而希望进攻的cster……就算是再神秘,起码我还没看出来他到底有何厉害。”

    “……”

    净夜完全无法反驳艾伯特的话,只能叹气一般的说道:

    “那么就这么防守阵地么?正如艾伯特所言,我想没有人能够笨到直接冲击四个人吧?”

    “如果我是拥有大范围……甚至对城级攻击宝具的职介组合,那么我就会来主动出击。”艾伯特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甚至完全不用顾忌对方有什么陷阱,什么话都不用说,直接先来一发对城级技能过来,然后再开打。”

    这句话听着真是m骨悚然,就算是爱蕾诺亚都有些背脊发凉。如果真的照艾伯特所说的话,那么还真的会有人这么干……起码让爱蕾诺亚来决定的话,那就会像艾伯特所说一样,不管怎么样,在敌人的攻击范围外先来一次大型袭击,能够直接干掉更好,如果不能的起码敌人的气势已经泄下来了,那么再次来白刃战就好得多了。

    但是很快,爱蕾诺亚就为自己肤浅的想法而有些脸sè发红。

    “那才是真正的愚蠢!”净夜冷笑两声,“如果那个人的魔力量已经多到还没看到人就可以lun发对城级攻击的话,那么我们也不用打了,直接认输更加直接。”

    “如果是rcer之mster这个疯女人的话,我想她还是做得出来的。”

    艾伯特一句话,将净夜反驳的哑口无言。

    “四个人的优势很大这没错,但是同时这可不是军队……不,就算是军队,也存在着以少胜多的可能性。我们的战争无疑更加多变,如果不能选择好敌人的话,第一个深陷敌阵的就是我们……那时候管我们多少人,照样是待宰的羔羊。”

    艾伯特看了一眼净夜,慢吞吞的继续说道: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令咒】,我是不知道其他人到底还有多少【令咒】,但是我知道如果凭借【令咒】的话,反败为胜根本不算什么稀奇事。”

    净夜深吸一口气,看着艾伯特的神情,期望看出什么特别……但是很可惜,现在的艾伯特甚至连平常的坏笑都没有,那严肃的样子让人不禁想起要身赴战场的士兵。

    叹了一口气,净夜不得不妥协:

    “那么你的想法呢?攻击也不行,防御也不行?”

    “当然不是。”艾伯特这才挂起笑容,站起来伸手将指挥bng【抢】了过来,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四个人不行的话,那么干脆分开行动好了。”

    “啊——?”

    净夜才刚刚坐下,就被艾伯特的说法而惊讶的长大了眼睛。

    四个人的优势刚刚净夜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优势,运用好的话就可以说胜利已经获得了。但是艾伯特却一上来要求分开,怎么可能不令人惊讶?

    净夜的脸sè沉了下来,艾伯特的发言实在太过令人惊讶,令净夜想到了不好的一点。

    似乎看到了净夜的不爽,艾伯特温和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请不要惊讶,我的意思是,一组人出击,一组人留守……顺便有可能试试其他人的底。”

    “唔……?”

    “现在这个时间虽然紧张,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时间……但是,现在这个时间可不是必胜的大决战。没必要一定拼死拼活吧?”

    艾伯特回过将两只手支在桌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

    “正如我刚才所说,敌人现在绝对不会笨到来袭击我们四个人,既然如此,干脆分开好了……我和爱蕾诺亚的组合不管是逃命还是攻击性来说,都是极为优秀的,那么我就和爱蕾诺亚直接去干掉一个职介组合。而净夜的能力实在太适合试探了,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他去试探一下其他人的底牌好了。最后七咲真的能力来看家就再合适不过了……”

    “我反对。”七咲真冷静的说道:“我和净夜前辈分开的话,无论怎么想都太危险了,万一那时候有人来进攻……”

    “自然是看时机了。”艾伯特完全的不为所动,干脆的说道:“我刚才就说了,这场战争对于所有人都是透明的,你只要每隔一段时间来查询全知之书来确认敌人就可以了,如果感觉不好的话,那么就干脆的丢弃据点逃跑。”

    艾伯特站了起来,缓缓的看了一下众人,继续说道:

    “更何况,一个人反而更加安全。因为你是一个人,就算敌人再怎么xi心,都不可能直接放对城级技能过来……那是lng费!既然不是那种技能的话,留在此处的陷阱自然会帮助你抵挡敌人,这时间,外出的人自然会赶回来……嘿嘿,我想任何人都不想试试包饺子的感觉吧。”

    沉默了一下,净夜最终认可了艾伯特的说法,试探一般的问道:

    “那么……你们准备去袭击的组合是?”

    艾伯特眼睛中的寒光一闪,嘿嘿笑道:

    “伪神之书与sbe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