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穿越在幻想世界

学园都市 第四章 小师傅(4)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PS:

    PS2:

    ——

    “不幸呀!”

    自称为白井黑子的风纪委员奇怪的望着这个抱头哀号的女生,但是很快,她就被现场的景象所震惊了。

    宛如破烂人偶般的10具【尸体】躺在各个方向:柏油马路上,风力发电机下,墙壁上,商场的牌匾上,沥青人行道上。鲜红的血液如同细xi的泉水支流一般流淌在路上,除了其中一具双手捂着双tuǐ之间的不良之外,其他不良就完全没有那么好运了。有的如同被顿物砸中一般的xiōng口下陷,有的好似被卡车碾过一般身体扁平,有的简直如同碎裂的、废弃的脏手绢一般整个人都不正常的扭曲着……

    白井感觉,这里不是人间,而是一所处刑的地域。

    刺鼻的鲜血味不断的刺jī着白井幼xi的心灵,她感觉就好像被某种东西盯上一般,就连平常无比娴熟的空间计算都无法进行,仿佛下一刻就会变成和地上一样的尸体。

    现在躺在地上的不良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宛如死尸。

    事实上,就算是目睹了爱蕾诺亚行动过程的蒂雅都感到一阵恶心。但是身为一个研究员,而且还是一个穿越者,承受能力自然比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的白井黑子好得多。起码现在的蒂雅表面上还行动如常,还能够很轻松的大喊大叫。

    蒂雅沉重的吐出一口气,然后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正在拉着她衣角的爱蕾诺亚,捂着额头再次叹了一口气,用着好似快哭出来的声音说道:

    “好吧,就算现在旁边的银行突然窜出来抢劫的,吃饭的时候突然发现口袋里没钱了,喝水的时候一下子被呛到了,走在马路上从头顶砸下来uā盆什么的,我都不会再惊讶了!还有什么不幸就这样一起来吧!”

    白井猛的一惊,强制将心中的恶心与烦闷压下去。就仿佛不敢面对现实一般,将头勉强的望向蒂雅,努力将自己颤颤巍巍的声音压下去,缓缓的说道:

    “请问,这到底是……”

    蒂雅心想,我总不能告诉你因为某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非常识】少女受到了有眼无珠人士的调戏,所以一气之下在5秒钟之内让那些有眼无珠的人士体验到了到底uā儿为什么这样红吧。

    现场怎么看,都不像受调戏的少女反击的样子,倒像是某个发泄狂正在愤怒的时候,这些可怜的家伙正好闯了过来当了替死鬼。

    蒂雅闭上眼睛考虑着怎么回话,但就在这时候爱蕾诺亚却说话了。

    她的话宛如冷血女王般将人冻结,只听她用冰冷无情的声音说道:

    “惹上不能惹的人,死亡便是代价。”

    啪。

    白井忍不住退后一步,就仿佛面对不是一个穿着搞笑铠甲的女孩,而是面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鬼一般。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冻僵一般,就算连一个念头都无法活动。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等待着屠夫的审判。

    现在的她,别说是计算空间了,就连手指都无法动一下。

    她的鼻尖,闻着浓重鲜血的味道,她的眼睛,印照着爱蕾诺亚仿佛是机器一般的脸颊,她的耳朵,听着爱蕾诺亚轻描淡写的话语。

    这家伙,是一个恶魔。

    就算是在学园都市这个充满着科学与无神论的地方,白井都忍不住颤抖着身躯,脑海中一片空白,眼中仅剩爱蕾诺亚那淡漠如冰的脸孔。就仿佛青蛙面对着巨蟒,除了虚张声势之外甚至连所谓的逃跑都无法做到。

    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快逃……

    身体,本能,脑海,直觉,理性,感性……一切的一切传来的警告,就仿佛要将白井黑子这个存在给拖垮一般,不断的大喊着,不断的嘶叫着,不断警告着。

    爱蕾诺亚蠕动着眼珠,望向了白井的眼睛。

    在这一瞬间,白井甚至已经看到了静默的巨蟒嘶嘶叫着,张开了嘴巴,lù出了两颗利齿。仿佛下一刻就要扑上来吃掉猎物一般,留着口水,狰狞的笑着,尽情的嘲lng着。

    “唔……风纪委员xi姐?你没事吧?”

    好似才反应过来一般,蒂雅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爱蕾诺亚,然后赶紧叫醒白井。但是这个行为却毫无效果,白井就好似死了一般,眼光涣散,身体发抖,就连手中提着的提包都掉到了地上。

    蒂雅知道,这绝不是一般情况。就如同一个常年穿越在火线的老兵面对一个无知的xi孩一般,那个老兵连所谓的模样都不用摆,仅仅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xi孩,那个xi孩的恐惧就会像洪水一般将理智的水坝粉碎的一干二净。

    蒂雅是研究大脑的,为了分析各种情况,心理的研究必不可少,所以对于她来说这个情况再正常不过了。而且白井面对的可不是什么老兵,白井面对可是一个是否连【人类】【寿命】都无法确定的、名副其实的怪物啊。

    当然,不排除有可能爱蕾诺亚也像白井施加压力了,在配上这种背景与味道,如果换一个角sè的话,可能蒂雅也会像白井一样无法动弹吧。

    所以蒂雅赶快拉了拉爱蕾诺亚,示意她不要在给白井施加压力了。

    皱了一下眉头,明白了蒂雅意思的爱蕾诺亚,反而少见的lù出了不解的表情。

    对于爱蕾诺亚来说,她说的话完全就是事实。她的经历决定了她的行为与说话方式,她的记忆决定了她的性格特征,她的天赋决定了她的言行举止。

    爱蕾诺亚在【黑猫】的时候可是万人恐惧的【炼狱】,这样的她别说有人胆敢忤逆她了,就连模仿都没有敢模仿她。她可是硬生生的凭借一个人毁灭了不止一个国家的人呀,她可是唯一一个凭借一己之力让秘密结社低头的存在。就算是那个世界上最顶级的存在对于她来说也和一个蝼蚁没有任何区别,就是这样一个她,简直就如同噩梦一般统治了整个世界。

    在那里,她已经不是传说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如同神话一般,是一个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

    当时的她,受尽了背叛,受尽了悲伤,受尽了愤怒,受尽了黑暗。她就是从这样一个环境中走出来的,这样的她居然还能保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jing神,已经可以说塔拉这家伙对于爱蕾诺亚来说影响太深了,否则的话,真是不敢想象爱蕾诺亚最后会怎么样。

    而到了大世界终于可以稍稍放下警戒,但是却接触的不是【萝莉最高,萝莉最好】的艾伯特就是【看谁不顺眼砍掉他就可以了】的七夜咲,老实说,现在的爱蕾诺亚可以说能够做到【手下留情】已经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就是这样的她,还被艾伯特拉去副本参加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比赛,出来后马不停蹄开始遭受【xi公主】的试炼……

    所以她能够眉m都不动一下的袭击研究所,能够面不改sè的开始对抗战争部队,能够轻描淡写的将不良们的打的只剩下一口气。老实说,给不良们留了一口气还是因为蒂雅的教育有功,否则刚才爱蕾诺亚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将胆敢招惹她的家伙一口气全部杀死。

    因为她的生活环境就是这样,因为她的生活经历就是这样,因为她的生存方式就是这样。

    所以她不理解蒂雅为什么要对这个有可能威胁到她们的空间能力者手下留情。如果说放过不良们一条性命的话,那么这个诡异的、极有可能在某些方面造成一定麻烦的空间能力者,应该是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就泯灭她呀。

    爱蕾诺亚太清楚空间能力者的强大与潜力到底是多么巨大了,她不但与其做过队友,而且还亲手ji过手。可能他们的能力并没有华丽的外表,也没有鲜血的撕扯力,更没有所谓的气势与勇气。但是他们拥有的可是——整个空间呀。

    爱蕾诺亚永远的记着,净夜的那一招钢铁丛林,如果不是因为那时候爱蕾诺亚果断的时候还不熟练的【狩猎天使,斩杀神明】的话,那么她就会受到万枪穿心之死了,而且还是完全无法反抗、无法逃脱的死亡。

    对于空间能力者,爱蕾诺亚绝不大意,尽管面前这个xi女孩似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但她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蒂雅并不知道爱蕾诺亚的想法与生存方式,但是她知道所谓的【战争综合性心理疾病】,就如同刚下战场的老兵总会或多或少的不适应周围和平的环境一样,不过爱蕾诺亚的话,恐怕是更加严重的,需要长期进行适应与心理辅导的状态吧。

    想到这里,蒂雅看着爱蕾诺亚不解的xi脸再次叹了一口气。她发现,今天叹气的数量绝对是以往一个月的叹气数量。但是现在的蒂雅已经没有时间在这件事上吐槽了,她对着爱蕾诺亚说道:

    “这里是学园都市……请遵守这里的【常识】可以么?”

    沉默了一下,爱蕾诺亚似乎不清不愿的点了一下头,然后退后一步。

    就这一步,让白井一下子缓过神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爱蕾诺亚,看那样子,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刚刚的危险,只是带着肯定的疑问说道:

    “心理掌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