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穿越在幻想世界

学园都市 第一百四十二章 正反“爱蕾诺亚”(6)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PS:

    PS2:

    ——

    不管怎么样,上条姑且将御坂与久远糊lng过去了。

    这么说也不对。

    根据爱蕾诺亚所说的,全世界的人们因为某种术式的影响。内在与外在被互换了。换句话说,不管是面前正在悠哉悠哉吃早餐的御坂,还是拿着遥控器互换节目的久远爱丽丝,其真正的身份并不是本人。

    虽然想马上了解情况,但是现在却是有苦说不出。

    上条本人压根就没有接触过魔法,虽然其本人也经历过【魔法**目录】事件与【吸血鬼杀手】事件。但实质上他所做的也只不过愣头愣脑的向前冲罢了。别说是经验阅历了,连基本的战术设定都是别人来做的。

    简单来说,上条当麻这个人从头至尾,都没有真正理解过魔法这个东西。

    确实,在【魔法**目录】事件中,爱蕾诺亚曾经稍稍的告诉过上条一些魔法知识。在【吸血鬼杀手】事件中,更是由魔法侧的杀人专家史提尔进行魔法解说。作为智商还算正常的上条当麻而言,也算是入men等级了。不提其他,如果光是根据情况推断出魔法的实际效果上条还是有自信做到的。

    只不过,这个自信现在已经被打击的一塌糊涂。

    (不管怎么想,现在这个全世界都被影响的魔法,打一开始就不是我这个外行人能够窥探的吧?就算是拥有连神迹都能够抹杀的右手,不知道源头的话让我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条不禁双手抱头,逃避现实。

    (说到底这个东西都应该是由那些魔法专家来管的吧?爱蕾诺亚老师也好茵蒂克丝也好,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将现在的情况说的一清二楚么?为什么现在爱蕾诺亚老师变成了魅uò妖jing,茵蒂克丝倒地不起。就算是昨天还耀武扬威的学院都市女王,我的师姐现在也如同破烂的玩偶一般一动不动。这叫上条当麻这个魔法白痴能够怎么办啊啊啊啊?!!)

    就算再怎么不情愿。

    上条还是快速的收拾好了心情。

    (因为只能这样了吧。)

    上条内心叹了一口气。

    (最可靠的爱蕾诺亚老师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性情大变。魔法知识最丰富的茵蒂克丝现在也派不上什么用处。就连学院都市女王我的师姐也处在行动不能的状态。现在唯一知道真相并有可能改变现状的人,也只能是上条当麻了。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有种不真实的触感,但是已经没有空隙犹豫了。首先——)

    “哥哥~”

    对面的御坂美琴开心的叫着。

    上条感觉浑身上下的ji皮疙瘩掉了一地。

    确实。面前这位长着御坂美琴脸蛋的人物并不是御坂美琴本人。她的内在与外在被互换了。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披着御坂美琴外皮的表妹。

    明知道如此,但是听到了御坂美琴(连声音都没有变过)亲密而自然的叫着自己哥哥,上条还是有种全身上下汗m都炸起来的感觉。

    “你怎么了哥哥?脸sè很差哦,刚才还双手抱头,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这已经不是麻烦的等级了。上条当麻自暴自弃的想着,上条当麻现在正处在世界剧变的中心点,可靠的导师与图书馆相继倒下,就算是上条当麻的师姐那个嚣张的女王也被mí之bss来了一下狠的,现在处于行动不能状态。只能一切靠自己的上条当麻现在正陷入一个错误就将整个世界变成毁灭状态的世界级危机点啊。

    心中大声的吐槽着,上条还是勉强提起了笑容。

    “不没什么,就是昨天睡的有些不舒服罢了。”

    “哦哦哦哦,原来哥哥也睡的不舒服啊。我想也是的,这里的海c太热了,感觉就如同发红的岩浆一般粘稠难受。加上正好处于大型水母的繁殖期,所以周围没有客人也是当然的啊。”

    “不过就算如此,昨天也算过了一个开心的夜晚呢。”

    正在随意转换电视节目的久远爱丽丝,如同成熟的熟fù一般用手背贴上嘴cún,笑呵呵的说道:

    “那位叫什么来着?哦,xi爱xi姐么,可真是厉害啊。无惧于大量水母下去捕鱼不说,居然不到5分钟的时间捕捉上来了一头鲨鱼。哦哦哦那还真是夸张的东西呢,光是长度都让人心惊胆战的。果然不愧是我的儿子ji的朋友,真了不起呢。”

    如果爱蕾诺亚老师听到了有人叫她【xi爱】的话,恐怕一定会暴走吧。上条当麻在内心吐槽。

    御坂美琴lù出了如同xi女孩一般崇拜明星的星星眼。夸张的说道:

    “哦哦哦哦哦,那还真是厉害的不得了啊。从海里直接捕捉鲨鱼么?真想看看啊……那位xi爱xi姐。”

    都说了不要叫【xi爱】啦,会被杀的,一定会被杀的。上条继续吐槽。

    为了防止话题继续偏转,上条抓紧时机c话。

    “当然厉害了,她可是我体术老师。别看她这样,年龄恐怕已经和我差不多了吧。……说到这里,她的能力稍微有些特殊,所以已经接触过她的人或多或少会有些奇怪的地方……”

    上条斟酌着词语开始试探。

    但是久远爱丽丝却不假思索的说道:

    “没有什么特殊的啊。虽然表情冷淡了一些,不过意外的孩子气呢。哦呵呵呵,昨天叫我们出去喊‘我要吃鲨鱼’那个行为实在太可爱了呢。如果家里人增添了这样一个有趣的人也不错呢。”

    话题又开始偏转了。上条不禁为久远爱丽丝这么能够偏转话题感到惊叹。

    “不是,就是那种。嗯嗯嗯,你也知道她身体素质高的可怕。这就是能力的影响之类的。所以如果被影响到的话……”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倒是当麻提到了一个很好的话题呢。xi爱人很老实,又那么能干。年龄还显得比实际xi,长大了也不会变化太大。哦哦哦哦,真是完美的女人啊。妈妈我啊都有些羡慕了呢。真是个好女人呢。”

    (爱蕾诺亚老师确实十分能干,能干到随手一击可以将大楼轰碎的地步。也确实很老实,老实到一天到晚都可以宅在家里一动不动的地步。)

    上条浑身无劲的在内心叹了一口气。

    不过姑且,算是套出一些话了。

    至少从久远爱丽丝的口气中,没有听出什么特别的事情。也就是说,除了上条当麻自己以外,恐怕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异变。

    异变的源头都不知道的话,那么就无法解决问题了呢。

    上条心理分析着。

    (接下来,就要去探查一下源头吧。找个什么方式联系一下魔法专家,说到底这里到底是不是源头的聚集地都不知道。这样愣头愣脑的向前冲是没用的。至少将能够做到的做一遍吧。)

    就在上条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一句话打断了他。

    “哦哦哦,已经都准备好了么?继续今天的海边生活吧。”

    上条回头一看。

    从楼梯上下来的正好是他的父亲。名为上条刀夜的男人。

    “哎呀呀呀刀夜还真是着急啊。没关系的哦,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哦哦哦哦,要去海边了么?要去海边了么?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呢。现在就走吧走吧走吧。”

    御坂与久远用各自不同的表达方式来赞同上条刀夜的提议。

    确实。

    就算这样瞎想也是想不到什么的。趁着现在情况还不明朗的时候暂且休息一下身心用冷静的头脑来思考更好。上条也明确的知道这也是一种方式。如果是平常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加入到这次的家庭聚会去吧。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

    “等下。我就算了吧。”

    上条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说道:

    “爱蕾诺亚老师她们好像出了一点xi问题。虽然可以拜托店员照顾,但是我总觉得不安心。所以我今天留下来好了,反正海滩之旅还是有几天的。今天就算了吧。”

    爱蕾诺亚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性情大变,茵蒂克丝被吓的不能动弹。就算是蒂雅这位名副其实的学院都市女王都陷入行动不能的状态。

    世界级的危机席卷了整个地球表面。

    就算明知道就这样愣头青一般lun查也查不出来什么东西。但是作为能够窥探出世界危机之源的其中之一。上条无法原谅自己什么都不做装作无知的样子。

    而且,他也并不是一个人。

    虽然充满着恶意,虽然如同深渊中溢出来一般的邪恶。但是那位“爱蕾诺亚”确实提示了很多东西。

    以此为根据来稍微整理下思路也是可以的。至少就在刚刚的问话中,上条已经知道了这个魔法的大致效果。

    内在与外在的互换,某个存在被拉下来的瞬间。

    就算中了魔法,但是普通人是无法知晓的。在谈话中上条知悉了这一条线索。换句话说,如·果·察·觉·到·了不同,那么就应该是能够知悉这个情况的人,也有可能性就是这次世界级术式的发起人。

    也就是——源头。

    上条握紧了拳头。

    他的右手——幻想杀手。拥有的能力就是【只要是异能之力,就算是神迹也可以抹杀】的奇迹之力。不管是魔法师的火焰、御坂美琴的超电磁炮甚至连爱蕾诺亚的热能巨炮也能抹杀的力量。

    连具体分析这个术式是怎么回事都没必要,只要被他的右手mō到,任何术式都会一瞬间就失去效用。

    再次确认了自己能够做些什么的上条当麻,面lù轻松的说道:

    “明天也好后天也好。在假期的时候我会好好玩的。所以不必担心。我只不过单纯的不安爱蕾诺亚老师她们而已。”

    “哎呀呀呀,不愧是我的好儿子呢。嗯嗯嗯,妈妈我可明白了哦……”

    “……请务必不要瞎想,我真是只不过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来关心……”

    一句突如其来的话打断了上条的话。

    “来关心什么……?”

    打断上条当麻说话的。不是久远爱丽丝,不是御坂美琴,也不是上条刀夜。

    而是——

    “……爱蕾诺亚!”

    爱蕾诺亚——或者说是“爱蕾诺亚”。

    带着绝对不能称得上善意的微笑。用任何人都可以听出来的傲慢语气说道:

    “怎么啦我可爱的次徒。只不过刚刚见了一面而已。这么快就忘记我了么?还是说,因为我的出现而不知所措的样子正是因为过于关心而产生的慌lun?——上条当麻,你啊,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呢。不管是你的右手、或者是你这个人。”

    扭曲的,如同泥浆般的粘稠感支配了上条当麻的感官。

    并不是异能。因为右手并没有起到反应。

    这只是。

    单纯的。

    纯粹的。

    扭曲的。

    如同魔女一般的。

    魅uò之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