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穿越在幻想世界

学园都市 第一百四十四章 正反“爱蕾诺亚”(8)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PS:

    PS2:

    ——

    上条静静的呆了一会儿。爱蕾诺亚的声音再也没有传过来。

    右手的热度在渐渐的下降,就好像是已经确认将【异物】赶出领地那般得意洋洋的回归了。上条勉强的活动着右手,然后一阵眩晕传上大脑。

    “啊哈、……、哈、呼呼……”

    大口喘息着,上条用尽全力才没能使自己倒下。

    一直到现在冷静的头脑才突然被恐惧所充斥。

    (……这就是,【她】所说的恐惧残留么。并不是指异能而是单纯指的物理上的心灵暗示。确实,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算幻想杀手也是无法作用的。同时却拥有着不比真正异能弱的威力。怪不得【她】会说必须要专men设计仪式才能够消除。我也只不过和【她】说了几句话罢了却连大脑都无法冷却下来,而茵蒂克丝与蒂雅可是正面对着【她】那么久,一定会相当的严重吧。)

    真是奇迹。上条心想。因为就算这么恐惧着,却还能够合理的分析。这大概也是因为长期处在蒂雅威势下所锻炼出来的才能吧。

    上条将右手举起来,用眼睛死盯着看。

    确实。在上条的右手中寄宿着能够抹杀一切幻想的【幻想杀手】。理论上来说,就算是遇到了神迹,凭借这只右手也是可以轻松抹杀的。茵蒂克丝也好爱蕾诺亚也好都说过这只右手的特异性,所以上条也是坚信着这个结论。

    但是现在,他却又不确定了。

    在与蒂雅的ji战中,上条学会了完善的利用他的右手与各式各样的能力进行作战的经验。在【魔法**目录】事件中,他学会了利用自己的右手进行魔法消除时该注意的选项(指身体素质拖累)。在【吸血鬼杀手】事件中,他更是与炼金术士进行了比斗。

    不管是哪次事件中,他的右手所拥有的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如果遇到了更高的【质】与更多的【量】的话,这只手的极限还是存在着的么。)

    上条再次确认了事实。

    (那么,接下来……)

    恐怕是因为手下留情吧,恐惧残留的效果并不强。上条仅仅只uā费了几分钟就缓过来了。

    现在的他是无能为力的。

    虽然很想就这样上去看看茵蒂克丝与蒂雅的情况,但是只要一想到他的右手会影响到爱蕾诺亚所布置的仪式场,上条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完全是魔法白痴的上条当麻一点也没有打肿脸充胖子的想法。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没必要因为头脑的一个冲动就毁了一次治疗现场。更何况现在的爱蕾诺亚虽然给人的感觉很不好,但是听她的语气还是很认可【蒂雅】这个人的。连带着茵蒂克丝都爱屋及鸟,所以没道理会放弃治疗她们两人的。

    (比起茵蒂克丝与蒂雅来说,更重要是这次的事件。)

    没错。上条的主题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爱蕾诺亚没有亲自的来管这件事——又或者是她已经管了,只不过以上条的眼里无法发现。——在这种全世界的危机下,上条当麻这个人已经不允许放松了。

    全世界范围的【内在】与【外在】互换。【某个东西】被拉下来了。

    一边整理着消息,上条一边挪动着脚步准备出men。

    这是因为爱蕾诺亚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恐惧上条并没有听清楚爱蕾诺亚所有的语言。事实上能够条件反se的反驳她已经是一件极为了不起的事情了。上条一点也没有自大的想法,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爱蕾诺亚真的对上条当麻这个人感兴趣了的话,她是真的会拿出手术刀将上条这个人类切片的。

    如果没有了正常版的爱蕾诺亚钳制,恐怕以现在的爱蕾诺亚来说,她早已将世界变得一团糟了吧。

    咔叽。

    上条推开了men。

    迎面而来的阳光一下子将心中的沉重吹散。

    但是,上条却抓住了爱蕾诺亚多提供消息的重点。

    该说是因为长期处在生死锻炼下(指每个星期都要与蒂雅决斗)所孕育而出的能力么?上条苦笑着摇了摇头,反正现在的他就是拥有在极度危险下也能够分辨出重点信息的能力。

    “那么,现在就是要先找到魔法专家么……”

    确认了能够做到什么的上条,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楼梯口。

    然后,关上了men。

    就如同,关上了名为【日常】的大men一般。

    至此,上条当麻走入了【魔法】的世界。

    “……那么,如果【她】没有骗我的话,魔法专家正在往我这里赶,我只要稍微走上几步就能够碰到了吧。”

    不让魔法专家进入旅馆也是有原因的。

    先不提这次来的魔法专家到底认识不认识。就算是认识的,上条也实在想不通如果被她们发现了这个房间内正在进行仪式后会有什么表情。最好的情况当然是解释清楚,如果是粗鲁倔强的话,万一闯了进去破坏了仪式什么的,上条就悔死了。

    以防万一,上条走在用石子铺成的道路上。

    连魔法专家到底什么时候到上条都无法知道,只不过漫无目的走着的上条,低着头整理着资料。

    这不是玩笑。

    不是恶作剧也不是整蛊剧。

    而是真真实实的,全世界都被bō及的天灾级魔法。

    在这个范围当中,也仅仅只有几个人没有被影响。其中之一就是上条当麻这种特例,另外一种就是像爱蕾诺亚那样凭借自身实力撑起一片空间来屏蔽。

    先不提这个世界上有几个能做到像爱蕾诺亚这种程度人,至少上条不相信像他这种特例能够有两个。这样也就稍微确定了剩下的人都是真正意义上的专业人员。不负责任的爱蕾诺亚就算了,过来的人一定是真心想要结束这次事件的人。

    上条当麻对自己的口才没有那么高的自信。但是就这样起冲突更是不行。

    所以趁着现在稍稍想好措辞来合作的话,就算是上条也能够很容易的加入其中吧。作为解决这次事件的一份子,理所应当会得到各自的资料。

    正在计算着口才的上条当麻,也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走到了哪里。

    然后,他便看到了。

    这是一名红衣修女。

    年纪大约十三岁,金sè长发微微呈现bōlng状,白皙的肌肤宛如正反se着皎洁月光。少女的容貌虽然可爱,但服饰却非常诡异。她身上只穿着修道服底下的衬衣,外头罩着一件披风。所谓的衬衣其实就跟连身型的内衣没什么两样,将少女的娇美身材曲线展lù无遗。而且少女的全身上下还缠绕着黑sè皮条及铁片,看起来似乎还能当作拘束衣。脖子上套着极粗的项圈,项圈上连着一根缰绳。腰间的皮带上c满了铁钳子、铁鎚、L形钉拔及锯子等道具。

    这些道具绝非木匠工具。都是专men用来扯断人ru、削割人骨及切断人体的魔女审判专用拷问道具。仔细一看,这些道具都经过细微改造,与一般木匠工具略有不同。

    身上挂满拷问道具的少女,脸上毫无表情。

    少女低着头,浏海盖住了大部分的脸孔,唯一lù出的樱cún正在微微叹气。

    然后,毫不迟疑的怪异少女,冲击到了上条的面前。

    甚至连反应都不允许,一个L型的刑具就已经顶上了上条的下巴。

    感觉就如同被冰冷的刀口割裂动脉那般的恐惧。

    然后,少女开口了。

    就好像是清泉般的声音,却带着足以冷冻血液的冰寒。

    “问题一,施展【天使坠落】的人是你吗?”

    “啊……咳、呃……?”

    简直就像是无数蚂蚁爬上了皮肤那种触感,上条被这冰冷目光所bi迫,连动一下都不行。

    不,应该说少女打从一开始就不允许上条移动。她浑身上下的缠绕着令人自心底起的冷漠。上条的直觉很清楚的告诉了上条,如果这位少女真的要动手的话,上条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能够轻易干掉上条当麻的少女,再次开口了。

    “重复问题一,施展【天使坠落】的人是你吗?”

    “……不、呃……哈……”

    是因为对回答很不满吗?面无表情的少女突然冒出一阵冰寒的气息。

    没有同情的余地,甚至连话都懒得说了。

    身穿奇怪拘束装的少女很干脆的挥动L型刑具毫不留情的挥砍上条——

    “请等一下!”

    对持——或者说是单方面镇压上条的少女,回过头去。

    站在那边的是神裂火织。

    与土御men元cun。

    被上条称之为【她】,披着爱蕾诺亚身体的少女正在饶有兴趣的看着大海。

    “真是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呢。重点并不是广阔与否,而是毫无障碍物一览无余的感慨么。嗯嗯嗯,这大概就是大海的魅力了吧。确实,这种一眼将地平线都能够看到的感觉,蛮不错的呢。”

    “哎呀呀呀,这可不止这个意思呢。”

    “哦……?”

    爱蕾诺亚饶有兴趣的回看久远爱丽丝——或者说是上条的母亲。

    现在的久远爱丽丝穿的是一套与她的体型完全不相称的黑sè比基尼。

    一般的比基尼应该是由【绳子】及【布料】所组成的,但久远爱丽丝身上这套比基尼的【绳子】部分却是以透明的塑胶材质制成。所以远看简直像是只用双面胶带将布料贴在重点部位上而已。

    说得明白一点,任谁来看都知道这是一套成熟大人的泳装。

    虽然就国中生穿这身怪异的不得了。但是考虑到这实际上真正的身份是上条的母亲的话,也就不算什么怪异的事情了。

    久远没有马上回答爱蕾诺亚的疑问,而是用温柔的目光凝视远方御坂与上条刀夜玩闹的画面。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

    “现代的发展是爆发性的,林立的钢铁高楼每天都在拔地而起。虽然生活更好了,但是总是感觉缺少什么吧。如果不真正的看过了大海,也是无法理解这种广阔的xiōng襟吧。狭义的情感与之相比让人自惭形秽。”

    “唔……你这么说的话确实。物质流的发展让人们忘记了纯真与纯粹的友谊。将利益与不择手段当成信条的人越来越多了。在这片大海下,凡是那种人都会感受到自身的渺xi吧。但是与之相比的是,那种自xi就没有放弃理想的人见到了这片大海,其满足的共鸣也是能够感受到的吧。……唔嗯嗯嗯,原来如此,真是偷偷mōmō呢,你是在夸奖你的孩子上条当麻吧。”

    “呵呵……见笑了。”

    久远爱丽丝用手背贴着脸颊,笑眯眯的说着。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他,也是很不成熟的呢。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去管闲事的话,那么就会无意间得罪很多人。当然,这对于还处在热血年龄的他来说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怎么说呢,身为母亲的我还是非常担心的呢。到了现在都还没有出过什么事情,恐怕也是因为您的体术教导吧。”

    “上条当麻的话,嗯嗯,确实是一位很有天赋的人。虽然就平时而言吊儿郎当的不成样子。但是却能够在关键时刻冷静下来。我也只不过将这种特性发扬光大罢了。如果说了不起的话,还是去给蒂雅道谢吧。身为他的师姐,蒂雅可是尽心尽力呢。”

    各种意义上的尽心尽力。爱蕾诺亚补充道。

    当然,完全没有理解其真实意义的久远爱丽丝还是那副人母的口气。

    “这我可就要好好的谢谢呢。xi雅她们没事么?”

    “没关系,只不过心理素质不过关,太过于兴奋的原因吧。”

    轻描淡写的,爱蕾诺亚说道。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正确无比的。

    “那么我就放心了呢。”

    久远爱丽丝丝毫没有听出弦外之音。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学院都市啊,确实是一个好地方。当麻在以前,因为过于的不幸使得所有人都远离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总是希望能够帮助到别人的他却总是如此拒绝着,才养成了什么事情都要管管的坏习惯。本来让上条一个人去学院都市也是心怀担忧的,但是只要一考虑到完全是科学环境的气氛,才能够拒绝相信牛鬼蛇神的地方我们也就忍下来了。现在看到了当麻能够ji到那么好的朋友,我也是很欣慰呢。”

    然后,久远爱丽丝严肃的向爱蕾诺亚鞠躬。

    “请接下来,还要好好照顾我那不成器的孩子。”

    受之无愧的接受了久远爱丽丝的礼仪,爱蕾诺亚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安心吧。”

    各种意义上,爱蕾诺亚是不会让上条那么简单就去死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