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其他类型 -> 穿越在幻想世界

fate、zero 第三十三章 黑暗的巨兽(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ps:

    ps2:

    ——

    韦伯如此的努力原因只有一个。

    就在今天清晨、连太阳都没有升起的时候。负责监视与处理后事的教会布了紧急指令。当然,身为中立者与监视者的教会是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去命令魔术师的。但是如果是通过交易的手段获得竞赛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奖励是一枚令咒。这对于难以控制骑兵的韦伯来说,是再重要不过的东西。

    所以韦伯才会如此的在意caster的动向。虽然征服王的性格很让韦伯头疼,不过与此同时,征服王的实力韦伯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因此遇到了caster,能够胜利的几率很大。

    当然,事实证明韦伯的判断没有错。

    在下水道的深处,韦伯与征服王找到了caster的魔术工房。

    之所以如此肯定,那是在眼前的魔物所给出的答案。

    那是长着无数触手的水栖魔怪。它们被召唤到这里居住在狭小的管道内,等待绞杀可怜的侵入者。

    当然,就算是如此可怕的情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也没有丝毫畏惧。他只是——

    “哦哦哦哦哦哦拉拉拉拉拉——”

    驾驭着神威车轮,毫不迟疑的冲了进去。

    根本就是无谋的举动吧?完全没有一丝战略的目的,看起来就像是横冲直闯的蛮牛罢了。可是骑兵所做的一切都是十分有效的。最起码,周围的魔怪连稍微拦截一下征服王的行动都不可能。

    暴走的神威车轮浑身纠缠着耀目的雷光,就好像推土机一般蹂躏着魔怪。被碾碎被烧灼的魔怪碎片带着体液布满了下水道,韦伯甚至连前后左右都有些分不清了。

    如果不是与骑兵共乘的驾驶台被防护力场包裹,韦伯此刻肯定已经被魔怪的血沫呛到窒息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用魔术护住了自己呼吸器官,而且连嗅觉都遮断了,否则下水道内的恶臭一定会把他熏昏。

    不过。就算骑兵的神威车轮如此强大,也有些过于轻松了。

    这当然不是否认身为从者的能力。而是单纯的认为这个魔术工房的不合格。

    完全没有应有的防护能力。感觉就是乱糟糟的将水怪召唤出来围上一个圈罢了。连基础的魔术陷阱、魔术反击都没有。就好像一座城堡,本来应该拥有的护城河、箭塔等等应有的防护工具都没有。只不过剩下了包围着城墙的士兵而已——不,甚至连城墙都没有。只是光秃秃的用士兵将这里护起来罢了。

    “喂小鬼,所谓进攻魔术师工房,难道就这么无聊吗?”

    “……不对,很奇怪,这次的caster或许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魔术师。”

    “啊?这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一出生就继承了恶魔名号啊,或是持有什么魔道书之类,而本人却并不太懂魔术,只是被人传成那样。如果魔术师召唤出了这样的英灵,那么他的能力应该也会有所限定吧。”

    韦伯皱着眉头忍受着魔怪的惨叫与混乱的环境。大声将自己的推测喊了出来。

    “总之,如果这真的是个工房,那就不会这么毫无防备地胡乱排放那种废弃物。一个真正的魔术师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嗯,这样啊……嗯?快到终点了?”

    宛如闯进蜜蜂窝一般的拥挤魔怪终于渐渐变少。{}神威车轮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一口气突入前方。

    冲破了重重阻拦。公牛跃到了一个广阔的空间中。这恐怕就是caster的真正核心老巢吧?只不过在这里依旧是一片黑暗,也没有一丝流动的风,宛如降临了阴沉的监狱一般的压抑。

    没有因为这诡异有一丝动摇。威风凛凛的骑兵在黑暗中扫视一眼。冷冷的说道:“——嗯,看来caster正好不在啊。”

    尽管是如此黑暗的环境中,从者的眼睛还是能够正常观察。对于这种远人类视力的情况,韦伯却并没有大惊小怪。只是瞪着眼前的事物,嘟嘟囔囔的说着。

    “这是什么?储水槽还是什么东西……”

    因为担心伏兵问题。所以韦伯决定用魔术来强化视觉。但骑兵却用谨慎的语气劝说韦伯。

    “……啊,小鬼,你还是不要看为好。”

    “你在说什么!既然caster不在这儿,那至少得在这儿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啦。”

    “话虽这么说但还是算了吧,小鬼,你不是他的对手。”

    “烦死了!”

    韦伯来参加这次圣杯战争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人承认自己的才能。但是却被他所召唤出来的骑兵所鄙视。这对于韦伯来说是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尽管韦伯明知道征服王的提议是好意。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就好像赌气的小孩一般,韦伯跳下了神威车轮,使用了暗视之术。眼前顿时像开明的阳光一般明亮起来,将四周的黑暗照亮,所能看到的事物也渐渐变得清晰。

    可是——

    “……什……”

    圣杯战争是残忍的。这一点韦伯早都做好准备了。不同时空所召唤的英灵从者,他们之间的对抗其激烈程度韦伯也亲身的体验过。所以韦伯打从一开始就已经时刻想好了看到人间惨剧的样子。

    无论怎样的惨状,都不会让韦伯动摇——韦伯早已对自己做出了承诺。

    在从者与从者的碰撞下,那无辜的群众到底会怎么死呢?是被光芒炸飞,成为杂碎、还是被一不小心卷入从者的攻击范围内,被干脆利索的腰斩?要不然就是将脑袋打飞、或者是被宝具所波及,成为烟尘的一份子?

    这些想象无时无刻的让韦伯浑身颤抖,但却也让韦伯产生了见到死尸的觉悟。

    就算已经做好准备、觉悟的韦伯。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也被惊得面无人色。

    并不是因为死尸的死状多么的可怕。而是他根本已经认不出面前这是“人类死亡后所具现的死状”。

    在这一瞬间,韦伯有种想要吐的感觉。

    要做一个比喻的话,那就是如同杂货物一般的地方。然而,组成杂货物的素材,不是其他东西。正是人类的肢体器官。在这里有人类肢体做成的家具、人类皮肤编织的服装,还有其他餐具、乐器和其他完全看不出来到底有任何意图的图片般的东西。

    这里没有一件“人类的尸体”,这件事已经被韦伯真实的确认了。被制造成为这个样子,已经可以称之为一种另类的艺术品了。被作者用各种各样的手段以及方式做成的完成品,毫无疑问是倾注了大量的热情与精心的完善过程。

    然而,这些被作者精心制作的艺术品,其代表的意义却让韦伯站立不稳。或者说,现在韦伯的心中,精神已经接近于崩溃。他颤抖的看着这一切,嘴唇不正常的跳动着。

    骑兵下了战车,站在韦伯身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说了嘛,让你不要看的。”

    “闭嘴!”

    在征服王的低语中,韦伯终于崩溃了。他一下子跪在原地,浑身止不住的颤动着。这就像是直接将韦伯的心灵的动摇所具现出来一般。

    “畜生——居然耍我——畜生!”

    “现在不是你耍性子的时候,笨蛋。”

    骑兵边叹气边说道,但,他却没有责怪韦伯,反而用平静的语气接着说道。

    “行啦,到此为止吧。看了这东西如果还有人能连眉头都不皱一下,那我就去揍他。不过你的判断还是值得称赞的,小鬼。将caster和他的master留到以后再解决其实是个正确的决定。我现在是一点都不想遇到他们,想想就恶心。”

    “……”

    就算征服王的语气再怎么温和,韦伯的心灵却没有平和下来。反而是越的激烈的燃烧起来。

    见鬼见鬼。怎么会这样啊。韦伯的心理怒吼着。原本来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将caster处理掉,然后获得神父所追加的令咒。没有找到魔术师也就算了。但现在却在这个巨汉从者的眼前如此的丢人。这状况让韦伯无法释怀。他一丝高兴的情绪都没有。

    只有一点可以肯定。

    就算骑兵说了暂且不想找魔术师职介的麻烦。但是韦伯是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韦伯对着自己的灵魂誓,一定会让caster获得他应得的惩罚!.

    马上就到客机起飞的时间了。间桐雁夜先是好好的嘱咐一遍樱。然后才急匆匆的去确认手中的飞机票。原本就是一个冲动参加圣杯战争的,与【旅行人】交涉完毕后,也是以最短的时间内开始准备旅行。所以会有失误也说不定。心理紧张的不行的间桐雁夜虽然十分在意现在樱的状况,也不得不暂且离开一下,去向售票员确认航班。

    樱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呆呆的看着间桐雁夜的离去的背影。

    她的表情没有一点不安。简直就和人偶一模一样。就在这个时候,一只小虫子从樱的脚边快爬过。这大概是从哪里的缝隙窜出来的可怜虫吧,估计又是某些东西惊动了它,所以才慌不择路的跑到这里。

    樱看了一眼这个虫子。

    之后,她抬起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在这期间,樱的表情还是没有一丝变化。既没有杀戮生物的痛快,也没有因生命消逝而悲悯。就好像做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她收回了脚,静静的看着被踩碎的虫子。但却没多一会儿,她又抬起头来看正在和售票员说些什么的间桐雁夜的背影去了。

    “哎呀呀呀,还真是有故事的小姑娘呢。”

    就在樱继续呆的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就算是脚边的一个虫子跑过,也能敏感的现其动向的樱,却在这个男人说话之前,连一丝感觉都没有。这事实让樱谨慎起来。但她的脸颊还是那样的平静。只是将脸转了过来而已。

    她并没有大喊大叫。就算她知道只要她呼唤,间桐雁夜一定会放弃手上的任何工作,以最快的度过来保护她。她也没有这样做的念头。樱的直觉告诉樱,现在她所面对的事情,是不能让间桐雁夜知道的。

    樱看着这个男人。

    身穿一身合身的西装,带着迷人的微笑。在眼下有一颗痣,更让他原本就美貌的脸颊显得更加迷人。

    男人先是看了一眼已经成为碎尸的虫子,皱起了眉头。就算是做出了这样的动作,男人的魅力还是没有丝毫减少。简直就是世间最完美不过的美男子了。

    然后,他叹了一口气。优雅的说道。

    “心理的创伤,那就是深渊的缝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治愈,但更多的却是慢慢的加深。小姑娘,我看到了你掩藏在内心深处的苦痛。就算身体已经重生,可心灵却已经被腐蚀了吗。”

    樱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但很快的恢复了平静。可是男人已经看透了樱的心灵。再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不会同情你,那是对你的侮辱。也不会怜悯你,那是对你的嘲笑。可是,这世间还是有让你真心爱戴的人在吧。如果还是这个样子,那真心的为你、甚至愿意为了付出任何代价的人又会多么痛苦呢?啊,我想那一定是世界上最难过的事情了吧。明明历经了千难万苦,换来的却并不是幸福的微笑,而是过去的伤痕。”

    樱的身体抖动的更厉害了。但她还是很好的控制住了。可她的眼角却不自觉的瞥了一眼间桐雁夜。

    现在的间桐雁夜正在认真的阅读着一张纸。可能是什么介绍广告吧。对于这个樱并不陌生。那是因为间桐雁夜为了能够让樱更好的放松,不止一次的拿出这个东西给樱看,让樱选择想要去的地方。

    樱清楚的知道,间桐雁夜为她所做的事情。不管是那天变得如同怪物一般的面貌,还是现在看似正常的相貌。虽然无法具体的知道里面生的事情,可肯定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能让樱从间桐家走出来的。

    对于此,樱真心的感谢。只不过,这并不是能够治愈樱的良药。

    就好像看出了樱的迷茫。男人露出了微笑。

    然后,他将一个东西拿了出来。

    “我的主人预测了未来。大概是1o年后吧。圣杯战争会再次开启,如果想要参战的话,没有比使用这个更好的选择了。”

    男人将手中的东西潇洒的扔向了樱。正在犹豫的樱下意识的接住了。

    “这东西会让你拥有资格。同时,也是具现出圣杯战争——造成你一切悲剧起源的事物。如果想要了解真相的话就使用。于此相反,如果那时候的你已经想通了一切。这就只不过是累赘罢了。使用或是不使用,你拥有1o年的考虑时间。切记——”

    “——如果你使用了。你将永久的告别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所以是否为了一个答案,而去豁出珍贵的生命去拼搏。一定要考虑清楚了。”

    樱手中攥紧了手中的事物.

    间桐雁夜很快的办完事回来了。他的脸一如既往的挂着笑容。手里还拿着旅游的传单。看起来又是找到了很好的名胜古迹,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樱看一看吧。

    等到他到了樱的身边,却现樱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这样子,让间桐雁夜困惑的同时,也担忧起来。

    “怎么了樱……你……”

    “不,我没事雁夜叔叔。”

    樱抬起了头。

    这是离开间桐家的第一次。

    樱,露出了笑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