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植

第一卷 徐州风云 第二百三十六章 曹植习武之木桩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六章曹植习武之木桩阵

    这天,曹府大门之前聚集了一大帮的民夫,他们人人肩上都扛着一根巨木,而举目看去,就会现这些巨木大xiao不一,甚是奇怪。

    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人,护卫曹府安全的曹军士卒都惊动了。很快,一大队曹军士卒便在曹府大门之前列阵,手中长枪平举,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曹军士卒的表现,也吓了那帮民夫一跳,就在他们不知所措间,却见到府内转出一名孩童,大呼道:“住手!他们是本公子唤来的人!”

    指挥曹军士卒列阵的,乃是今日当值的许褚。闻得声音之后,许褚猛然回头,语带无奈地说道:“四公子,你这次又nong些什么……”来的正是曹植。

    只见曹植到得许褚跟前,微笑道:“许将军,这些木材是本公子要用,后门那里太xiao,进不了,所以只能……”

    许褚听到之后,苦笑道:“四公子,你让这么多人进府,这个俺可作不了主……”

    曹植笑了笑道:“无妨,一次只进五人便可以了,让他们将木材都运到练武场。”

    这办法,倒是没有违反曹府规定,许褚摆了摆手,让副将照办,指挥那些民夫运木头进去。自己却是问曹植道:“四公子,现在主公就在前府处理政事,若是惊动了他怕是不好。”

    曹植笑道:“无妨,只是五个人,惊动不了什么。而且练武场与前府又不是同路。”

    许褚无奈道:“好吧,只不过四公子你这次是要nong些什么,需要用到这么多的木头?”说到这里,许褚眉宇间也不由得带上了疑huo的神色。

    曹植答道:“没什么,只是早前王先生教了一套步法,若在平地训练效果不显,因此本公子就让子扬先生帮忙设计了一个木桩阵。这次他们来,是要在练武场上安装木桩阵的。”

    而那边许褚听到曹植所说,就更加惊讶了,疑huo道:“木桩阵?”

    曹植轻笑一声,将木桩阵给许褚简单地解说了一下。

    原来曹植当日所想到能够高效训练步法的方法,便是木桩阵了。这木桩阵训练法,可以说是记忆中训练步法最有效的方法。于是当曹植想到之后,立即便去找曹营之中最为精通机关之术的刘晔帮忙。

    刘晔跟曹植jiao情也算不错,加之听到曹植的建议,也来了兴趣。曹植当即便将木桩阵的情况说了一遍,又将王越所教的步法画在图纸上,让刘晔设计。不得不说,在机关之术上,刘晔的确是一个奇才。根据曹植所说,hua了十天时间便成功设计了一个木桩阵。

    这木桩阵,由百根巨木所构成,而且每根巨木高低大xiao都不一,大的可以容双tuǐ站立,xiao的却只能供脚尖踮着。而人必须在木桩之上跑动,以此来训练步法。不过木桩只是基础,在木桩的上面,还会悬吊着一个个的大沙袋。这些沙袋,只要推动其中一个,便开始移动,可以将在木桩上的一切人和物都扫下来,而且沙袋还不会互相碰撞,极为玄奥。也就是刘晔这等博学多才之人,才能设计出来。

    许褚听完之后,惊为天人,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般大xiao,瓮声瓮气道:“这木桩阵当真这么厉害?”

    曹植轻笑道:“许将军若是不信,日后来练武场试试便知!”顿了一下,曹植继续说道:“好了,时候也不早,本公子还要去指挥那些工匠组建那木桩阵。”说完,曹植便向许褚拱了拱手,转身进入曹府之内。

    接下来的一个月,曹植都在练武场指挥那些工匠按照图纸建造这木桩阵。这么大的动作,自然惊动了全府上下,曹cao、丁夫人、卞夫人等悉数都来了一遍。对此,曹植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对他们耐心解释。

    幸好曹cao是明白人,听到曹植这个木桩阵的用途之后,点了点头便不再反对。有曹cao这个一家之主同意,其他人自然表示没有意见。只有丁夫人,骂了几句不要nong得太嘈就了事。而卞夫人担心的则是曹植练武会太辛苦,累坏身子。对于这位完全将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的母亲,曹植真的没有什么好说,只能好言安慰,将她劝回去了。

    一个月后,木桩阵终于建成了!

    虽然用了一个月时间才建成这木桩阵,但这段时间曹植却没有落下武艺的训练。今天木桩阵终于建成,曹植和曹彰、曹丕这几人都练了步法的人决定一同闯阵,也好测试一下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除此之外,曹昂和曹真还有好动的郭嬛都要来观看这sao扰了他们一个月的新奇物事究竟是怎么样的。不仅如此,听闻木桩阵会对于步法训练有效果,王越这老头子也一早便来了。

    只见王越瞥了一下曹植三人,脸带慈祥的笑意说道:“你们谁先来?”

    王越这么一问,两把声音同时响起道:“植(俺)先来!”

    曹植闻言,扭头望向旁边跟他一起开腔的曹彰,正巧曹彰也转头望过来,对着曹植1ù出一面憨厚的笑容。

    王越扫了木桩阵一眼,说道:“老夫看这木桩阵也不xiao,你们两个一起上吧,也好比较一下这段时间谁用心练功了!”

    曹彰听到,应了一声“好”便直接跃上了木桩阵。曹植对着王越笑了笑,从另外一边也上了木桩。眼见二人都上去了,下面的曹丕咬了咬牙,也出列道:“先生,我也要试。”说完也不多言,从另外一角跃了上阵。

    见到学了步法的三人都上了阵,王越也不废话,按照之前曹植所教,直接启动了木桩阵上悬吊着沙袋的机关。沙袋的机关一经启动,最起码要半个时辰之后方能停止。

    只见曹植站在木桩之上,一个沙袋直接就向他xiong口撞过去。曹植见到怡然不惧,轻松往旁边跃去。那些木桩直径最多只有一寸左右,只容人立在那里,转身都甚是困难。而且离地起码有一米多,而且间隔一尺,加上高低不一,若不留神,恐怕就会摔下木桩。

    曹植练了一年多的基本功,根基也算可以。加上这段时间勤练步法,木桩阵也是他亲自督造,期间沙袋的运行他已经试验过无数次,因而算是驾轻就熟。

    轻跃之下稳稳落到旁边的木桩上。只不过未等他来得及高兴,一个沙袋却是从旁边撞向他的头部。曹植不敢怠慢,便想往旁边的木桩上跃去,然一瞥之下,却现那木桩上面正有一个沙袋。稍一犹豫,沙袋便已经撞来,曹植心中一凛不敢再犹豫,断然往另外一边跃去。

    曹植这边看起来比较狼狈,但毕竟没有掉下来,还算是好的了。另外一边的曹丕和曹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曹丕在木桩阵上躲避了几下,就由于步法不熟,直接被沙袋撞下了木桩。幸好木桩下面垫了厚厚的干草,才没有摔伤,只不过这一下,也让曹丕的脸色变得一片煞白。

    而曹彰,倒是比曹丕好一点。曹彰的武艺现在可算是在曹家和夏侯家同辈之中排行第二,唯一有机会能胜过他的只有实战经验丰富一点的曹休。只不过曹休的年纪比曹彰大十岁有多,而且还不能说可以稳胜,可见曹彰厉害到什么程度。

    纵是如此,曹彰在木桩阵上也不好过。现在他看起来,倒是跟曹植差不多,对于那些不住横飞的沙袋,都是险之又险地避过。而曹彰所凭借的,乃是他过人的反应与扎实的根基。

    曹彰在木桩阵上的狼狈相,让在场观看的曹昂等人都忍不住暗骂了一句:“变态!”

    倒是郭嬛,见到曹植也跟曹彰一般,能在木桩阵上坚持没有摔下来,红着xiao脸,jī动地拍手道:“四公子好厉害哦!”

    这一幕,却是让从木桩阵上掉下,退回来的曹丕尽收眼底。而曹丕见到之后,双目之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而曹昂见到曹丕回来,连忙上前扶住他,关切地问道:“二弟,可有大碍?”

    曹丕缓缓摇头道:“多谢大哥关心,丕没事,只不过这木桩阵倒是厉害得很!”说完,曹丕还心有余悸地回头瞥了木桩阵一眼。

    曹昂听到,苦笑道:“是啊,四弟那脑袋也不知道是什么造的,竟然能想出如此厉害的物事来!”说完,曹昂自己也摇头叹气不止。

    而就在曹昂感叹之时,木桩阵上又有新变化。只见曹植刚避过一个沙袋,还没站定,背后便传来强烈的风声。此时正是曹植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时。

    下一刻,曹植只觉得背后一股巨力撞来,随即便失去平衡,往前倒去。只不过曹植并非那等轻易服输之人,在郭嬛担忧的惊呼声中,曹植一咬牙,强忍着背后火辣辣的疼痛,顺势往前面的木桩跃去。

    这么一来,曹植总算没有被沙袋撞下木桩阵,只不过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更加惨烈。脚刚落在木桩上,便见到前左右三方,同时有三个沙袋撞来,而背后的那个沙袋还未移走,退路也被封住了。

    见到这一幕,曹植脸色一变,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跃下木桩,落到地上。落地之后,只要躬着身子,沙袋便威胁不了地上的人。然而一旦落地,也就意味着失败。只是方才那等环境,曹植选择落地倒是比较英明,最起码避过了摔伤的危险。

    曹昂和郭嬛等人见到曹植自己跳下来,没有受伤,全都松了口气。而还未等曹植走出木桩阵,另外一边曹彰那里,也传来一声闷哼。扭头一看,却是曹彰也被沙袋撞下木桩阵,失败了。

    三人同时挑战,不到半刻钟便全部败下阵来,这个木桩阵也的确够变态!

    当曹植走出木桩阵的时候,那边曹彰也同时出阵。一瞥间见到曹植的时候,曹彰立即1ù出恶狠狠的神色大嚷道:“四弟,你这什么脑子,这木桩阵如此变态,你是怎么想出来的。你是想存心害俺的吧?”

    曹植闻言,翻了翻白眼道:“三哥,这木桩阵虽然是xiao弟提议建的。但沙袋机关的设置可是由子扬先生一手负责,你要找人报仇那就找子扬先生吧。”说完1ù出一面无辜的表情。

    曹彰闻言,大声问道:“那子扬先生如今何在?”

    曹植mo了mo鼻子,笑道:“听说今日开始,子扬先生会到奉孝先生那里xiao住几天。”

    曹彰听到,气势徒然一颓,恨恨地骂道:“这些谋士,一个个都是狡猾的家伙!”

    曹植见到,暗笑不止。现在曹营上下,特别是那帮武将都知道,谁都可以得罪,但有两个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一个是曹cao,另外一个便是郭嘉。曹cao很好理解,而郭嘉这家伙,若然你得罪了他,他会千方百计地来戏耍你。若是自问有二荀那等智商,那可以得罪他,但若是没有,还是绕路吧。

    因此当曹彰听闻刘晔去了郭嘉那里,知道那地方是龙潭虎穴,便直接放弃了。

    就在曹植几人说话的时候,那边王越看着木桩阵却是1ù出饶有兴趣的神色,继而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直接跃了上去。

    不过让众人惊讶的不止于此,但见王越跃上木桩之后,快地在木桩来回飞跃。而那些密集且不停来回摆动飞舞的沙袋,竟然沾不到王越片缕。

    这一幕,让众人完全惊讶得合不拢嘴。沙袋的威力他们方才早就见识过,他们几人之中对木桩阵最为熟悉,以及公认身手最强的曹彰,在上面都呆不了片刻。而现在王越,竟然视这些沙袋如无物,在上面来回飞跃从容无比。这一下,众人总算看到了王越与众人之间的差距,也明白当初为何王越可以在未拨剑的情况下一招制住曹彰了。

    当然,最惊讶的当属曹植,沙袋的变态他方才已经领教到,而且自己更是设计者之一。见到王越如此轻松,忍不住瞪大眼睛,惊叹道:“好!好厉害!”

    王越显然想测试一下木桩阵的完整效果,一直在上面没有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自始至终,那些沙袋都没有碰到王越分毫,看到最后,众人都已经麻木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沙袋的移动变得越来越慢。曹丕见到,抚心自问,若此时就算让自己再上去,他也有信心坚持下来。只不过就在此时,他旁边的曹植嘴角忽然1ù出诡异的笑容。

    与此同时,上面的沙袋也到了停止摆动前的最后时刻。只不过就在此时,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但见所有沙袋,竟然同时撞向木桩阵上方,没有留下任何可以挪移的空隙!

    这一下无差别攻击来得极为突然,王越根本未曾来得及反应!

    只不过王越可是天下第一剑客,岂会被这种阵仗吓倒。只见木桩阵上,王越清喝一声,右tuǐ猛然点在足下的木桩之上。

    下一刻,王越整个人凌空拨高,在沙袋撞过来之前,整个人已经上升到沙袋之上的半空之中。最让人惊异的是,在半空之中王越停留的时间比后到的沙袋停留在木桩上的时间还要长。直到沙袋移开之后,王越整个人才缓缓落下,重新站稳在木桩阵上。而此时,沙袋机关也完全停止了!

    王越以这种夸张的方法躲过了最后的机关,让众人完全目瞪口呆。其中最惊讶的当属曹植,刘晔这最后设计的时候,就是为了不让任何人躲避过去。当时曹植看过之后,连呼变态,还要求刘晔更改。只不过刘晔作为一个机关设计者,有自己的尊严,不想自己的机关被人这么躲避掉,故此死活不肯改,最后曹植也奈何不了他,也就随他了。不想,这木桩阵启用的第一天,便被王越完全破掉了,恐怕刘晔知道之后,回去肯定要再nong一个更变态的木桩阵。

    想到刘晔那种如同科学疯子的眼神,曹植心中就忍不住一阵恶寒,暗道:“当初找子扬先生nong这个,是不是错了。”只不过这事也与自己无关,刘晔要找,也就找王越算账,他可以高高挂起。

    此时,王越已经从木桩阵上下来了,笑意yínyín地说道:“四公子,你所设计的这个木桩阵不错,特别是最后那一下,特别来劲!”说完,王越脸色也略带兴奋之色。

    曹植见到,翻了翻白眼,暗道:“算了,本公子也不管此事,让刘子扬那个疯子机关明家跟这个疯老头对掐吧。”表面上却是点头道:“先生满意,那就最好了。”

    王越微笑着点头对曹植三人道:“好了,这木桩阵的确能提高步法和身法的训练,你们快上去吧。哪天能做到如老夫今日一般,哪天你们的身法和步法就大成了!”

    三人闻言,齐齐滴汗,心中同时暗道:“看来我们的步法和身法恐怕没有大成的一日。”心中虽然如此想,但在王越的监督下,三人还是不得不全部上了木桩阵,连同来围观的曹昂和曹真也没有例外,被王越赶了上去,亲身领略木桩阵的厉害!

    机关再次启动,不过众人的表现并不是很好,没几下就全部跳下来了,最后还是只剩下曹植和曹彰二人能坚持下来。

    王越只看了一会,便让众人自己练习,独自离开了。当王越走后曹昂和曹真当先撤下来,按照他们所想,却是觉得这木桩阵练的是步法,而他们在沙场杀敌,这步法对他们作用不大,因此决定不练了。

    曹昂二人一同离开,剩下郭嬛看了一会,觉得无趣也走了。只剩下曹植、曹彰以及曹丕三人继续训练,只不过曹丕连摔了几次之后,也觉得这木桩阵太变态,放弃了。最后,曹植和曹彰一人平分一半木桩阵,继续进行步法训练。期间,二人也不知道摔下木桩阵多少次,虽然地上垫有干草,但还是摔伤了不少地方,浑身疼痛。恐怕自出娘胎以来,二人以前所摔的次数加起来,也没有今天的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