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植

第一卷 徐州风云 第二百四十四章 华佗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四章华佗的选择

    曹植所提的第二件事,倒是引起了华佗的兴趣,眼睛亮起之余轻声念道:“整理旧的医书?”

    听到华佗的轻语,曹植哪里不知道已经有点打动华佗了,连忙乘胜追击道:“正是,元化先生学究天人,已然处于当世医道之顶峰。而先秦之医书,历代战1uan之下颇有缺失或错漏,如若不重新整理,只怕后人习之非但没能学成救人之医术,反而因为学艺不精而误杀病人,这样先生又于心何忍,因此植才有重编医书之议。除此之外,现存的郎中用yao,只凭医书所记,然医书上只有草yao之名而对草yao之描述简陋,如此一来若医术不精,只怕辨不出yao物,那怠误的乃是病人,因而植希望元化先生能用平日之行医辨yao经验,再编著一部yao典。如此医书、yao典结合,自可福泽后人!”

    曹植这个提议,其实吸引力还是十分大的。前面一条整理先秦医书,这算是吸引华佗。毕竟身为一个医者,对于前人的医书定会感觉到好奇,特别是到了华佗这等级别的神医,很清楚自己还有更多东西要学。一些前人医书中或许就记录了某些偏方,能够治疗一些疑难杂症,这youhuo就算华佗也很难拒绝。

    至于编著医书,怕是每一个成功的医者都会这么做,就像华佗,自己便已经在编著《青囊书》这只是顺带一提罢了。

    倒是编著yao典,就引起了华佗沉思。这编著yao典之意见,曹植是将明代李时珍为何要编著《本草纲目》的原因照搬过来。虽不能证明明代的医术一定比汉代高,李时珍跟华佗的医术也没有可比xìng。然而李时珍所面对的问题,华佗不一定就不会遇到。现存世上记录yao草的书,就只有《神农本草经》,这本书据闻成书于先秦,只不过最早却是出现于西汉之初。究竟是成书于何时,就不得而知了。

    即便如此,然《神农本草经》上面对yao材描述的简陋,这时代已然存在的。华佗医术高明,辨yao能力出众,或许不会太受影响。然而一般的医者,经验不足,辨别错了yao草,那么一旦用错yao,那是会出人命的。

    故此对于曹植提出这个问题,华佗脸上已然闪过了凝重之色。沉yín了好一会之后才点头道:“四公子所言不无道理,不过整理前人医书,编著yao典责任重大,华某一人恐怕难以胜任。而且若然整编医书yao典,华某也就不能到各地行医,救助百姓,因此……”

    说到这里,曹植便摇头打断道:“先生谬矣,先生以为凭一人之力,可救多少人?”

    华佗闻言,笑了笑道:“不论多少,老夫自当尽力而为!”

    曹植摆手道:“先生医术群,乃是当世神医,用毕生之力或可救万人、十万人。然先生若是hua数年时间,传授医术与弟子,只需千名弟子,可救之人就不止十万之数了。这也是植希望先生做的第三件事,收徒授医!”

    华佗并非那种能言善辩之人,相反他更是有些沉默寡言,加之曹植这话,句句在理,一时之间华佗也想不出辩驳之言来。只不过在内心深处,他并不想出仕为官,在他心中,官与豺狼虎豹等山间猛兽一般,都是害人之徒,这是华佗悬壶行医数十载,走遍大江南北所见到的最真实现象。

    其实华佗本身就是出自官宦之家,虽非显赫的豪门,但在谯县当地也有一定的名望。可以说,若然华佗想当官,凭他的家世,并不太难。而且他悬壶行医之时,也救过不少官员,那些官员也曾对华佗征辟或是要举他为孝廉,最终都被华佗所婉拒。可见,华佗心中根本没有做官的想法。

    曹植对于华佗的事迹虽不说完全清楚,但总算知道一些。而曹植也清楚,若然此时放跑了华佗,日后要寻他只怕要看机缘了。因此见到他面色有异,曹植也略略能猜到他所想,于是试探xìng地问道:“元化先生可是担心到时会被俗务缠身?”

    华佗闻言,也没有隐藏,轻轻点了点头。

    听到华佗顾虑的是这个,曹植轻笑道:“元化先生过虑了。植虽不曾学医术,然植以为圣人所言,知行合一放到医术之中一样通用。植所言之事,并非要元化先生每日都呆在许昌城中整理医书,只是希望元化先生每年或每数年有一段时间,能到许昌,将行医的经验教授给更多的人,并留下行医心得,如此可福泽万民!

    华佗听得,眼前一亮,曹植所言,倒是与他所想没有冲突。他平日其实也想教授一些徒弟,只不过医者地位低下,纵使他是天下闻名的神医,百姓亦只会求他治病而不会想让后代学医。

    这便是医者的现实状态。不过若然曹植肯帮忙,以他的身份总归比华佗一人做好多了。而对于曹植所说是否虚言,华佗倒也不担心,曹植现在的名声也不下于名士,只是华佗有点好奇,曹植这么一个孩童竟然能想这么多,要做这么多。

    见到华佗还在踌躇,曹植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轻笑道:“现在我父掌握造纸之法,纸将不再变得昂贵。如此一来,医书之记录无需用竹简这么麻烦,元化先生完全可以一边行医,一边整理前人医书、编著yao典等事。植只需要,元化先生每隔一段时间,来许昌一趟,让植看看成果,教授一下徒弟便可以了,其余一切如常。当然,此事元化先生亦不必着急答允,完全可以回去之后再细想一番。”

    这算是曹植开出的最后条件了,而若然华佗答允了,肯定还会有俸禄收入。对一个医者竟然开出如此优厚的待遇,让周围众人听到之后都大为惊讶,即便这个医者乃是当世神医,然也太夸张了点。

    华佗长年行走于大汉各地,见识阅历非凡,自然清楚这条件背后的看重。只不过他还是十分慎重,深深地看了曹植一眼之后,拱手答道:“此事请容华某细思一二,若是华某有所决断,自会到许昌登门拜访!”

    见到华佗面对如此优厚的条件,都不答应,在场的曹家和夏侯家xiao辈更加惊讶了,而这惊讶之中还带着点不忿。就在他们以为曹植会反面之时,那边曹植却是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植于静候元化先生佳音!”

    华佗只是含笑拱了拱手,背着yao囊告辞而去。

    当华佗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夏侯府中的时候,曹定却是皱眉道:“四弟,此事伯父还未知晓,你擅做主张会不会……”

    曹植闻言,轻笑道:“兄长过虑了,以元化先生之医术,定能治好五弟和六弟的病,如此一来父亲定然重重有赏。这些条件只是xiao事,父亲岂会不答允。

    曹定摇头道:“虽是如此,然而这些条件,未免太过优厚了吧。”曹定这话一出,周围众人同时点了点头。

    曹植回过头盯着华佗离开的方向,饱含深意地轻声念道:“像元化先生这种人,不是名利可以留住的。唯一的方法,便是投其志向,尽能力帮助他完成心愿,那么他们自能为我所用!”这话曹植说得十分轻,说到最后众人均听不见了。

    而话音刚落,曹植便转而笑道:“时候不早了,兄长,我们入席吧。”

    曹植的话却是提醒了曹定,于是他连忙招呼众人回去曹府那边,这次夏侯霸兄妹三人也一并去了。大家都是同辈之人,席间倒也不拘谨,尽说些趣事。晚宴完了之后,曹植几人跟曹定他们已然打成大片了。

    ……

    且说华佗这边,离开了曹府之后却是缓缓地走离开了谯县县城,到得城外落脚那草庐处。谯县虽然是有华佗的家,然那里他一直都不会回去做,每次出外所住的皆是草庐。

    当华佗回到草庐之时,正巧见到两名跟了他有一段时间的徒弟身背包袱,结伴走出草庐。这二人也没有料到会被华佗撞见,一时之间却是愣在当场。

    望着二人背后的包袱,华佗哪里不知道他们要离开了。这一幕,华佗行医数十年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跟随他的徒弟,没有人能在他身边呆够三年的。大部分都是学了些医术,便离开了。

    刚开始的时候,华佗还会挽留他们,华佗很清楚记得,当时他是这样说的:“你们学的只是皮mao,真正的医术你们根本未学懂!”

    只是他也记得当时那些徒弟是如此回答的:“我们知道先生医术高明,我等不及万一。然而我等也要吃饭,也要养妻活儿。学的这点医术,已经足够我们做到这一点,故请先生原谅我们吧。”随后,他们便一个一个离开,而走的人理由亦都大同xiao异。

    面对这些理由,华佗最终无言以对,最后对于一个个离开的徒弟,华佗已然麻木了。见到脸有尴尬之色的两个徒弟,华佗一脸淡然地问道:“要走了么?”

    两人听到华佗这么一问,脸上尴尬之色更浓,其中一个胆子比较大的拱手道:“请先生见谅,我等……”

    未等此人开口,华佗就已经叹了口气,摆手道:“不必多说,为师都懂。你们走吧,希望你们能记住为师所教过的东西。”说完,华佗拖着一道落寞的身影,缓缓走进草庐之内。

    两名徒弟见得,对视了一眼,同时“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咚咚咚”地向着华佗的背影叩了三个响头,大声说道:“我等生活所bī,不能再shì候先生身前,请先生原谅!只不过在我等心中,先生永远是我等的老师!”

    类似的话,华佗已然听过无数次,只不过每次听到,他的心都会强烈地颤动。没有回身,轻叹了口气,华佗摆手道:“若然有缘再见,为师会再指点你们的。”

    二人听得,长身而起,最后向着华佗的背影,拱手道:“先生,保重!”说完却是毅然转身,大步离开。

    两名徒弟的离开,让华佗的心情十分不好,环顾草庐,除了他早前收养的一名五、六岁的女孩儿之外,就别无他人了。这女孩儿也是懂事,看出心情不好,走到华佗身边摇着他的手nai声nai气道:“爷爷,笑!”

    华佗被见到这女孩儿逗他,心情倒是恢复了不少。一把将女孩儿抱起,说道:“婷儿乖,爷爷现在就煮东西给你吃。”说完抱着女孩儿信步走到厨房,只不过当华佗一掀开米瓮的盖子,现里面只余下一xiao撮的粟时,华佗的脸色也不由得苦起来。

    婷儿见到,睁大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道:“爷爷,婷儿不饿,爷爷吃吧。”

    华佗闻言,脸上1ù出苦笑,黯然自语道:“生活所bī啊……”说到这里,华佗徒然想起了方才曹植所提到的条件,忍不住喃喃自语道:“或许这是一个选择……”

    ……

    华佗这边所生的事,曹植自然不清楚。第二天一早醒来,曹植便在院子之中进行晨练。这晨练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曹植现在一天不练,都会觉得浑身不舒服。随着年纪的增长以及体能的增强,现在曹植完成这一套基本功的时间比以前缩短了整整半刻钟。

    虽然是冬天,但一套基本功做完,曹植的额上已然布上点点汗珠。轻轻抹了抹汗,只见曹植“刷”一下,直接chou出长剑,继而在庭院之中练起剑来。

    呼呼呼……

    长剑划破空气,出阵阵呼啸之声,曹植这套剑招是新学,因此练起来还有些生硬。不时还要停下来,琢磨一下与步法该如何配合。

    练了约个把时辰,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嘻嘻”几声娇笑。曹植眉头一皱,“刷”一下直接将长剑入鞘。

    这时,就见到一道淡蓝色的影子跳进了庭院,语带不满地说道:“练得好好的,怎么又不练啦。”定睛一看,现来的正是夏侯娟。

    曹植无奈地mo了mo鼻子道:“已经练完,自然不练了。”

    夏侯娟闻言,掩着xiao嘴娇笑道:“什么练完了,刚才明明看到还没练完呢。”说到这里,夏侯娟1ù出恍然大悟状道:“我知道啦!肯定是你的剑法太差,不敢在我面前练呢!”

    曹植听得,翻了翻白眼道:“你知道些什么!”

    夏侯娟不满地白了曹植一眼,嘟着xiao嘴道:“什么不知道,我的武艺可是厉害着呢。除了二哥,这里没有一个人能打得过我!”说完,还自豪地tǐng了tǐng她那xiaoxiong脯。

    曹植了然一笑,暗道:“果然,这么彪悍的女子,也只有张三爷才能娶回家中!”

    见到曹植脸上那笑意,夏侯娟柳眉倒竖,叉着腰上前骂道:“笑得贼兮兮的,肯定是在想些见不得光的坏事了!”

    曹植听完,一阵无语,暗自诽谤道:“现在的xiao女孩,思想都这么不纯洁。”心中虽然如此想,表面上曹植却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植还要练剑,娟姐没事就不要打扰植了。”

    夏侯娟见到曹植态度如此,心中不满,娇哼一声道:“想本xiao姐走也可以,先赋诗一吧。当然,如果能说一下故事,本xiao姐也可以放过你!”

    曹植听得之后,直想晕过去,暗道:“靠!这xiao妞将本公子当成说书先生还是量产诗词文章的?”表面上却是骂道:“你以为本公子是什么?没有诗篇,也没有故事,快走快走。若还在这里阻碍本公子练剑,伤着你的时候就休要怪本公子了!”

    夏侯娟平日甚是受宠,娇气十足,其人也是吃软不吃硬。如若曹植好好地求他,还会乖乖地离开,毕竟她也非那种不懂事的人。然而曹植语气态度这般恶劣,却是jī起了这大xiao姐争强好胜的心。杏眼瞪了曹植一下,轻哼道:“本xiao姐偏不走,看你如何?”

    曹植哪曾料到,夏侯娟会这般难缠。家中年纪与夏侯娟相仿的郭嬛,虽然也很顽皮,但也知道分寸。而河北见过的甄宓就更加不必说了,那才叫有大家闺秀的风范。现在这夏侯娟,完全就是一被宠惯的娇娇女嘛。

    想到这里,曹植决定不再与她纠缠,这般下去,恐怕缠上一天也不能脱身。握着长剑,走到另外一边,自顾自地继续练起剑来。

    见曹植练剑,刚开始的时候夏侯娟也不打扰,然而看了一阵之后,看着曹植将一套剑法耍完一遍之后,精致的脸上却是1ù出了不屑之色。只见她眼珠子一转,缓步离开了庭院。那边曹植见到夏侯娟走了,心中松了口气,而后全心全意投入到练剑之中。

    然而曹植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全心练剑之时,夏侯娟很快就折返回来,手上还拿着一杆长枪。这次夏侯娟放轻脚步,趁着曹植不察,悄悄地绕到他的身后。

    那边曹植刚使完最后一招,正准备收剑回鞘之时,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强烈寒意,全身上下所有汗mao根根倒竖!

    耳边同时传来一声娇叱:“看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