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植

第一卷 徐州风云 第三百七十七章 千里救美(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七章千里救美

    眼见几名健妇就要上前拿甄宓,彩衣翻手便取出两柄匕首,就要反击。()然而就在此时,后面却是传来甄宓清冷的声音道:“住手!”

    “嗯?”张氏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虽然甄宓叫了停手,但彩衣双手还是紧握着匕首护在她的身边,与那群虎视眈眈的健妇对峙着。

    甄宓低下头,凝声道:“彩衣,退下!”

    彩衣一听,不解道:“小姐!”

    这次,甄宓没有再理会彩衣,轻声说道:“父母之命不可违,既然娘亲要宓儿嫁给袁熙,那宓儿就嫁!只不过……”当甄宓说到这里的时候,猛然抬头盯着张氏,大喝道:“娘亲,我恨你!”说完不再多言,缓步地往大门处走去。

    彩衣听着,大急道:“小姐!”

    张氏听到甄宓那一声大喝,心中强烈的颤动着,暗道:“莫非,为娘错了?”然而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眼见甄宓已经出了房间,张氏轻叹口气,摆手道:“服侍小姐上车。”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着出去了。

    彩衣见得,沉吟了一下,最终却是收起了匕首,默默地跟在甄宓的身后。

    这边张氏重新回到厅中,袁熙见着,露出淡笑道:“甄夫人,不知宓儿她……”

    张氏微微一笑道:“二公子不必担心,宓儿她已经上了马车,这就跟二公子返回幽州。”

    袁熙听着,露出不解之色道:“这么急?本公子可是一个时辰前才到,现在就要离开?”

    张氏摇了摇头道:“二公子有所不知,现在冀州乱得很。曹孟德与袁将军开战,派了大量骑兵来冀州。老身也是怕二公子身份尊贵,会惹来那些曹兵的关注,故而,二公子还是和宓儿尽快返回幽州为好。”

    袁熙闻言,皱了皱眉道:“这些本公子也知道。但中山国在冀州北部腹地,那些曹军怕是难以到来吧。而且,本公子初来,还未与无极县的其他人相见,就此离去就显得太过仓促了。故此,甄夫人还是先让宓儿在府上等候,过几天本公子才跟她一并返回幽州吧。”

    张氏皱了皱眉头,沉吟了许久最终压低声音道:“二公子,老身收到可靠消息,曹子建曾在巨鹿郡出没!”

    “曹子建?”听到这熟悉的名字,袁熙愣了一下,继而笑道:“甄夫人可以放心,本公子跟曹子建也算有点交情,他听闻本公子大婚,必不会相阻。再者,就算他来了又如何,本公子手握十数万大军,岂怕他区区千人!”

    张氏一听,立即说道:“但是……”

    未等张氏说完,袁熙微笑着摆手道:“不用但是了,甄夫人这些聘礼本公子就放下了。现在天色已然不早,本公子还有要事,就先告辞。待得起行之前,本公子自会通知夫人的。”说完,袁熙脸带笑容地拱手向张氏行了一礼,这才离开。

    目送袁熙离开,张氏眼神不住闪烁。过了不久,甄宓却是从外面走了进来,脸带冷笑道:“娘亲,这就是你所看中的女婿?可惜浪费娘亲你的布置了。”说完之后,甄宓一转身,就要离开。

    张氏见着,轻喝道:“站住!”

    甄宓停了下来,回身冷笑着问道:“娘亲,现在是人家袁二公子不想离开,并非女儿不肯去幽州。难道娘亲还准备,先将女儿送往幽州?女儿就当真这么低贱?要娘亲你派人送上门去?”

    张氏听完,轻叹了口气。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其实已经料到了有这么一幕。强行逼嫁都算了,然却还要迫不及待地嫁。若知道内情还好说,但既然是内情,自不可能说得清楚。而在外人看来,袁熙初到,张氏便将女儿送往幽州,不止甄宓,就连甄家的脸面也丢尽了。甄宓现在气的,不仅仅是张氏坏了她的计谋,更重要的是张氏此举所带来的羞辱感。

    送上马车这羞辱只是一次,都算了。还被袁熙拒绝,而再次下车。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甄宓若不气恼那才意外。

    张氏闻言,轻叹口气道:“宓儿,娘亲也是为你好……”

    未等张氏说完,甄宓冷冷地“哼”了一声,杏眼圆睁道:“若是为女儿好,娘亲你就不改如此再三羞辱!”

    张氏摇头道:“如若不是你跟那个曹小贼……娘亲也不会如此!”

    甄宓听到这个,激动道:“子建他怎么了?他比袁家诸子加起来都要好,文才独步天下,康成公之忘年交。智计百出连袁本初都奈何不了他,武艺超群重伤颜良,比那个袁熙好一百倍!”

    张氏当场沉默,最后却是摇头道:“宓儿,娘亲还要为甄家着想。”

    甄宓轻轻摇头道:“女儿也是为甄家着想,袁熙那等本事,娘亲方才早已看得清楚。袁谭和袁尚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整天就知道争权夺利。娘亲就当真以为,有这么几个儿子的袁本初,能战胜曹司空?灭区区一个公孙瓒,都花了近十年光景。而曹司空只是短短数年,已经坐拥了比袁本初还要大的地方。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娘亲若将女儿嫁给袁熙,这才是害了我们甄家!”

    张氏听着,摇头道:“即便如此,但袁家在河北一天,我们甄家就不得不仰其鼻息。”

    听到这话,甄宓握了握拳头,凝声道:“那我们举家迁往兖州!女儿曾在兖州见过曹司空,他是父亲的故交,看在父亲的脸面上,肯定会……”

    张氏一听,轻喝道:“那家业如何?”

    甄宓反驳道:“家业没了可以再赚回来,反正大哥本事不差……”

    话未说完,张氏断然摇头道:“不行!为娘不能看着甄家败在为娘手上,你就等上几天,安心嫁给袁熙吧。”

    甄宓错愕在场,最后淡然道:“既然如此,那女儿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讲完之后,甄宓转身而出,这次张氏也没有再阻拦了。

    回到书房之后,甄宓早就没有了方才与张氏对抗时的强硬,整个人蜷缩在床榻之上,双臂抱腿,轻声念道:“子建,你会来吗?”

    ……

    而此时,被甄宓念叨着的曹植,正和徐晃的大军一路往中山无极急赶过去。

    中山无极,位于中山国的最南端,南面就是巨鹿郡,而西面则是常山国的真定,也就是赵云和夏侯兰的故乡。常山国的路赵云二人熟悉得很,故此大军并没有重新返回巨鹿郡,而是在沿着常山国的小路一直往北行。

    也幸好有赵云和夏侯兰这两个向导在,众人基本上没走弯路,相反还走了几次捷径,缩短了好大一段距离。

    原本按照徐晃所想,最好将真定都攻下来。只不过最后却被赵云否决了,原因在于真定虽不是常山国治所,然而地理重要更在治所高邑之上。故此,袁绍在此放下一部精锐,绝非高邑那些散漫的部队可比。而且徐晃大军攻下高邑的消息已经传开,河北各地的防守也变得严密起来。如若不是有赵云两个对地利极为熟悉的人在,大军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避过袁军的耳目。

    常山国,九门。

    这里乃是常山国和中山国交界的地方,从此地往东北方,骑兵行进一天多点,就会到达无极。

    来到此处附近,大军终于停了下来。徐晃擦了擦汗水,问道:“四公子,我们现在已经来到九门,要到无极也就一天时间,接下来当如何?”

    曹植沉吟了一下,说道:“现在还不能决定,要先探清楚袁熙的行踪方能决定。”

    就在此时,赵云惊喜道:“仲格回来了!”

    二人听得,同时回头,但见夏侯兰快马赶了过来。曹植见着,连忙问道:“仲格,可顺利?”

    夏侯兰轻笑道:“当然顺利了,真定可是兰自小生活的地方,要进城自然容易得很。”却是这附近有天然居的据点只有真定,而且此处还是河北的一个较大的据点。在此放置了这么多人,乃是因为早前要寻访赵云,此地作为赵云的故乡,自然要放大量人手。

    现在赵云相投不久,这里的人还未撤走,倒是一股不小的助力。只不过,真定的袁军精锐不少,要混进城不易。赵云因为身份有点敏感,加之相貌突出,故此真定虽然是他故乡,但曹植并没有安排他回去。而是让同样是真定人,相貌普通的夏侯兰去联络。此时见到,果然一举成功。

    曹植点了点头,问道:“那可寻到天然居。”

    夏侯兰也不打话,只从怀中掏出书信道:“四公子且看。”

    曹植接过书信,拆开观看,脸上倒是见不到悲喜。良久,曹植叹了口气道:“袁熙还在无极,不过这两天应该就要出发了,其麾下只有五百人。”

    听到这话,徐晃眼眉一挑,问道:“那我们当如何?”

    曹植打了个响指,微笑道:“很简单,先到无极县城外埋伏,袁熙区区五百人,难以抵挡我军一次冲锋!”

    徐晃闻言,和赵云对视一眼,齐齐点头道:“好计!”

    夏侯兰见着,笑道:“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出发,到了无极再行歇息!”

    “好!”

    曹植应了一声之后,握着书信的手紧了紧,暗道:“宓儿,等我!”

    计较已定,曹军再次出发,目标直指中山无极!

    不得不说,战争的破坏巨大。常山国还有中山国,由于见幽州交接,曾经是袁绍和公孙瓒交锋的前线。天下人都说河北富庶,然而却不知道,河北也有贫瘠之地。进入中山国之后,曹植等人就对此感受最深了。

    与南面极其富庶的魏郡相比,这里仿佛两个世界一般。常山国因为有太行山余脉的存在,因地形之故而少耕地,没有魏郡富庶也正常。中山国则完全是因为战争之故,而被破坏得十室九空,即便是受战争破坏最少的南面,富庶程度也不及魏郡境内一个普通的小县,便可以知道冀州南北的贫富差距之大。

    袁绍与公孙瓒的大战,受害最深的乃是中山国以及河间郡的百姓。倒是魏郡作为大后方,人口众多比较平静,发展得极快。

    亲眼目睹了冀州北部的荒凉,曹植心中冷笑。现在,曾经作为大后方的魏郡已经变成了前线。而且与历史不同的是,曹操并非只能被动挨打,而是有了反击之力。河北四州听起来很猛,自北向南而攻,优势好似更明显。然事实上袁绍弱点也十分明显,那就是只有单点经济重心,而且还在前线。

    这也是曹植深入河北境内观察过之后,才发现的。袁绍治下四州,经济重心毫无疑问就是魏郡。而巨鹿郡和渤海郡则稍次一些。至于青州,潜质是有的,奈何青州归附不久,加上自黄巾之乱就没有好过,再被曹操将横行青州的百万黄巾带走。当袁绍接手青州时,那是十室九空。

    至于幽州和并州,这两处一向是以贫乏之州而著称。古代可不像一千八百年后,幽州是苦寒之地,粮食最多一年一熟,两熟的话要看天气,若暖得较快的那一年,倒是可以。不过这也仅限于幽州的南部,北面的话基本不可能一年两熟。至于并州,境内有太行山脉,也是出名的穷州。

    这两地唯一可取的,就是与胡人的互市,凭袁绍与胡人的关系,这方面倒是发展得极快。然而,粮食毕竟才是根本,以魏郡作为经济重心,一旦魏郡衰败,那么袁绍的势力也变得岌岌可危。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历史上曹操跟袁绍只打了两场硬仗,官渡之战瓦解了袁绍的攻势,仓亭之战让魏郡变得破败。

    而这魏郡衰败之后,河北的实力也直线下降,到后来几乎没有反击的能力。而曹操之所以让袁谭和袁尚内斗,只不过是为了节省功夫,保留实力罢了。不然的话,若真要打,袁绍都打不赢,他这两个草包儿子联合也没有用。

    战争打的是什么?说白点还是钱,如若袁绍如打公孙瓒一般,经济重心在后方,那即便败了,也可以源源不断地重整实力继续打。然而其与曹操交战,经济重心在前线,一旦被毁,就再无恢复实力的可能。

    无意间发现这一弱点,却是让曹植欣喜若狂!RO!~!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