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植

第一卷 徐州风云 第四百二十九章 井阑攻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四百二十九章井阑攻营

    袁军大营,张颌一个人独自坐在帐中,此时的他目光呆滞,早就没有方才指挥时的果决。张颌目光透着浓浓的担心,轻叹道:“怎会这样,这支曹军究竟从何而来,看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幽州骑兵。西凉马超?莫非是……”

    说到这里,张颌当先摇了摇头,自语道:“不可能,凉州至此不远万里,中间又有大草原相隔,他怎可能从凉州拉一支部队过来。”顿了一下,张颌又皱眉道:“如若不是从凉州来,那这支部队又是从何而来?古怪!”

    就在张颌低语间,外面有士卒禀报道:“张将军,高将军的信使来了!”

    张颌目光一凝,大喝道:“快传!”

    未几,一名衣甲破烂,风尘仆仆的袁军士卒走了进来。张颌不等他行礼,立即便问道:“高将军怎么了?”

    这士卒苦笑着摇头道:“回张将军,这个小人不知。”

    “你不知?”

    眼见张颌疑惑,那士卒点头道:“之前我军围攻蓟县之时,一支曹军骑兵忽然出现,高将军便让小人立即来通知张将军。只不过战马在中途累死,耽搁了许久小人才赶到。这是高将军的信。”说完却是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

    张颌接过之后并没有看,不用想他都知道信中的内容,不外乎是让他小心之类。此信若是早半天到达,或许情况就不一样了。然而此时曹植大军已到,此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导致出现这等情况的,主要是眼前这人耽误了时辰,然而张颌也不能责怪他太多。毕竟从蓟县而来,路途不短,况且他连战马都跑死了,只靠两条腿也没有任何办法。想到这里,张颌摆了摆手道:“汝先下去休息吧。”

    那士卒其实已经知道外面的情况,眼见张颌让自己出去,如蒙大赦,连忙行礼退出。

    待得那士卒走后,张颌轻叹道:“突袭雁门,形势已经扭转。要强夺回雁门不容易,只能靠吾这里打开局面,奈何又出现了一支曹军。唉……”叹气过去,张颌快速取出纸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之后便招了一名心腹进来,小声吩咐道:“带上三匹快马,立即将此信送到邺城,尽量要快!”

    “诺!”

    待得心腹走后,张颌的目光也重新变得坚定起来,整个人长身而起,轻笑道:“曹子建,那这次就让我们先来斗一斗吧!”

    ……

    夜幕悄悄降临,新搭建好的曹军大营处,曹植与众将来到围起来的一片空地上。此时,空地上却是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堆东西,仔细看去,正是袁军的井阑。

    由于当初赵云和庞德带队绕了过去,这些井阑也就被袁军士卒拉倒在地的时候有些损伤,现在曹军士卒正拿着砍来的木头,在修补这些井阑。

    曹纯见着,却是眼眉一挑道:“子建,你准备用这些井阑反攻敌营?”

    曹植轻笑道:“张儁乂留给我们的礼物,若不用岂不是太吃亏了?”

    曹纯轻点头道:“说得也是,不过用井阑进攻,可行得通?”

    曹植耸了耸肩道:“试试看吧,反正居高临下,总有优势。”

    曹纯颔首道:“说得也是。”

    等了约半个时辰,司马孚便走过来抱拳道:“四公子,袁军留下的井阑总数有六架,其中一架破损太严重,修复虽然很长时间。另外五架已经修补完成,可以随时使用。”

    曹植点头道:“如此甚好,火油等物可准备好?”

    司马孚答道:“都准备好了,城外的一些百姓家中皆有,孚已经用重金购来了。”

    曹植嘴角微微一翘道:“好!文远汝立即带人去准备行动,先让人将井阑抬出去,听吾命令再立起。”

    “诺!”

    曹植一声令下,曹军便立即行动起来。前期工作已经做好,张辽点了两千名曹军士卒,扛着五架井阑先后出了大营。与此同时,那边吕布也带着马超、庞德开始了行动。

    眼见众人行动,曹植却是小声问赵云道:“子龙,可有发现高览的人?”

    赵云闻言,轻轻摇头道:“没有,那天追击之后,就追丢了。”顿了一下,赵云反问道:“四公子担心他?”

    曹植轻轻点头道:“不错,看不见的敌人最是可怕。而且高览此人才能不弱,若是有所差池,却是不妙。”说到这里,曹植摇了摇头道:“算了,先对付张颌吧。子龙,汝守好大营”说完翻身上了战马,跟着出营去了。

    两军大营相距并不远,而且曹军调动骑兵,袁军那边却是听得清楚。张颌从睡梦中惊醒,听着外面的声音立即便下令士卒戒备。当走上高台的时候,只发现眼前漆黑一片,皱眉道:“曹子建,夜袭就夜袭,怎么如此大张旗鼓,究竟玩什么把戏?”沉吟了一阵,张颌却是大喝道:“点火,都将火把点起来!”

    “诺!”

    天色昏暗漆黑,外面的形势根本难以看清,此时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点起火把,尽量将地方照亮,以不变应万变。

    轰隆隆……

    不见曹军踪影而只闻其声,是极为压抑的事,现在袁军上下俱是打醒精神,不敢有丝毫怠慢。

    声音越来越大,就连张颌握着佩剑的手也渗出了点点汗水。

    就在此时,只听见“咯吱咯吱”几声大响,淡淡的火光中,就见到前面忽然升起一条高达五丈的黑影。紧接着,又有一条差不多大的黑影升起。袁军心中都忍不住疑惑道:“什么鬼东西,这么高?”

    张颌见着黑影竖起,先是一愣,脸色很快就沉了起来。当第四条黑影竖起的时候,张颌却是失声道:“不好!全军听令,立即后退,刀盾手举盾上前,快!”

    张颌的命令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袁军士卒却是不敢不从,立即行动起来。就在变幻阵型间,第五条黑影已经升起。下一刻,便见着五丈高的上空,忽然闪起了点点火花,起初只是一朵两朵,然而很快火花的数量便递增,十朵、二十朵……

    借着这点点火光,袁军士卒终于看清了,那五条巨大的黑影,正是原本属于他们的井阑!

    “不好!曹军要用井阑进攻啦……”

    伴随着大呼声,外面却是传来一把年轻而稳重的声音道:“弓箭手听令,放箭!”

    嗖嗖嗖……

    下一刻,便见到那点点火花,拖着长长的尾巴飞降下来,直袭向大营内的行军帐和一些木制防御上!

    “是火箭!”

    这时,已经有人识穿了曹军所用之物。然而此时识穿,也已经无用,火箭已经毫不留情地飞降下来。

    咻咻!

    火箭落在行军帐上,那些行军帐本来就是易燃物,加上火箭上又浸泡满火油,火箭落下之后很轻易便将一顶顶的行军帐点燃。而木制的防御虽然也是易燃木,但木头毕竟比行军帐更难点燃些,故此一时之间还未点燃起来。只不过,井阑上的曹军源源不断地射落着火箭,可以想象,大火很快就会蔓延起来。

    由于张颌提前下令,大批袁军的刀盾上举盾挡在前面,却是没有太多士卒受伤。不过张颌很清楚,若是大营的防御被烧毁殆尽,凭借他手上这支以步卒为主的部队,很难抵挡骑兵的冲击。

    想到这里,张颌凝声大喝道:“快!将投石车推来!”张颌很清楚,若然此时打开营门冲出去试图烧毁井阑,那么当营门打开之后,迎接他的将会是曹军骑兵的冲击。故而,此时营中能对付井阑的便只有投石车了。

    轰!轰!轰……

    就在张颌让人去取投石车的时候,营门口处却是发生阵阵大响。张颌眼眉一挑道:“时机把握这么好?”继而大喝道:“多拿巨木去顶在营门之后,尽量拖延,快!”

    “诺!”

    虽然营门被撞得咚咚响,而且不住震动。但是张颌并不算太担心,这座大营他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搭建得极为坚实,特别是营门处。曹军要攻破营门,起码要花上半个时辰甚至更多。

    这时,袁军大营外,一名小校却是飞快地跑到曹植面前抱拳道:“四公子,兄弟们已经不住撞门,但敌军营门坚硬,一时之间难以打开!”

    曹植沉吟了一下,大声道:“汝带人取些火油,将火油泼向营门,然后点火!速度要快!”

    “诺!”

    现在的袁军暂时被井阑压制,但是曹植不知道里面的袁军何时会反击,故而此事当越快越好。

    咻咻咻……

    就在此时,正前方处传来阵阵呼啸声,伴随而起的还有士卒那凄惨的叫声。曹植心下一沉,暗道:“果然来了!”

    大营之内,张颌正大声指挥着弓箭手反击。这营门虽然算得上坚硬,但是毕竟难以与城门相比,若是被打破那就麻烦了。故此,张颌不得不反击。

    眼见袁军反击,曹植大声喝道:“传令井阑队,两架继续放火箭,另外三架用弓箭压制对方弓箭手!”

    咻咻咻……

    不用点火油再放火箭,频率却是快上了许多。利箭如同大雨般密密麻麻地飞降而下,袁军刀盾手的皮盾上,早就插满了箭支。此时他们根本不敢放下皮盾,只怕放下的那一刻,他们便会被射成刺猬。

    三架井阑同时行动,袁军弓箭手顺利被压制。没了掣肘的营外曹军,却是大着胆子拿着火油冲到营门处猛泼。

    正在营门口前抵挡的袁军士卒,忽然嗅到阵阵刺鼻的气味,同时有水迹渗到营门之后,那士卒愣了一下之后惊呼道:“不好,他们泼火油了!”

    呼……

    下一刻,营门处温度忽然升高,耀目的火苗升起,片刻之后整个营门却是已经被大火也包围。

    张颌见到,脸色更是沉得发黑,咬牙道:“曹子建,果然好手段!”

    咯吱咯吱……

    就在此时,身后却是传来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张颌听到之后却是大喜,投石车队到了!

    井阑上,居高临下的曹军借着火光看到那一架架投石车,立即向下方大声呼叫道:“敌军出动投石车啦!”

    曹植闻言,也是皱眉道:“加速撞门,快!”

    话音刚落,就听见营内一把清朗的声音大喝道:“投石车装填,目标五十步外,放!”

    呼呼呼……

    火光中,十数块巨石升起,向着营外的半空处飞袭而来!

    砰砰砰……轰!

    大多数巨石落空,砸到地上发出连续的大响,而其中一块却是砸中了井阑,将木制的井阑砸了一个大洞。那些袁军都不是愚笨之人,眼见有巨石砸中井阑,其他的投石车都开始对准那边,当听见张颌再次下令之后,投石车再次发出怒吼!

    轰!

    这次测出目标之后,却是有数块巨石砸中目标。井阑本来就比较脆弱,巨石穿透力极强,一股脑打在井阑之上,整个井阑的中上部分被砸破,木屑纷飞。如此一来,井阑的顶部就再也没东西支持,只过了一会便整个掉到地上,连同上面的曹军士卒也被摔成肉泥。

    毁了一架井阑,其余井阑上的曹军被震慑之下,却是收敛了许多,进攻的力度也减弱不少。

    曹植见着,大声骂道:“别怕,继续进攻压制!”

    然而,曹植的命令还未传达到井阑上,营内的投石车再次发威。这次非常幸运,有数块巨石砸中其中一架井阑,直接将其毁掉。

    井阑连毁两架,曹军这边也是震动不已。吕布策马来到曹植面前,凝声道:“子建,再这样下去井阑恐怕会尽毁,而且我军士气将被打掉,现在就进攻吧!”

    曹植目光落到那已经完全吞没于火海中的营门上,凝声道:“再等等……”吕布也知道曹植所想,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等了约半刻钟左右,井阑又被毁掉一架,终于听见营门处传来“轰”一声大响。却是那已经被大火焚烧得差不多的营门被曹军拿巨木撞开了。

    见到这一幕,曹植“刷”一下拔出佩剑大喝道:“骑兵冲锋,杀啊!”RO!~!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