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dafabet -> 历史军事 -> 曹植

第一卷 徐州风云 第四百五十六章 品牌效应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四百五十六章品牌效应

    许昌,司空府。曹操看着士卒捧到厅前的几个箱子,有些不解地问一边的司马孚道:“叔达,此乃何物?”

    司马孚虽然是第一次单独见曹操,但并不见丝毫紧张,反而从容地笑道:“司空大人,此乃淮南今年织好的丝绸,极为华美,非寻常之物可比。四公子知道之后,便立即让在下送来许昌,送与天子、司空大人以及诸位大人作为礼物。”

    听到这个,曹操有些奇怪。以往下面的人送礼,大都是行贿,对此曹操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这是官场的潜规则。但是曹植身为自己的儿子,根本不需要这一套,对此曹操当然感觉不解了。

    想了想,便摆手道:“打开看看。”

    未几,许褚便将一匹绫递到曹操跟前。曹操虽然平时节俭,但也是识货之人,一mō上去,只感到光滑柔顺,而上面的花纹却是极为精美。如此精美的绫,曹操平生也是少见,忍不住赞了声:“好!”

    司马孚见着,微笑道:“司空大人,这些都是特等织品,其中三匹乃是四公子献给天子的,另外五匹则献给司空大人还有夫人,以表孝心。”

    听到自己的比天子的还多,曹操心中暗暗高兴,也大概猜出曹植的心思,颔首道:“子建的孝心,吾收到了。”顿了一顿,曹操却是转而问道:“叔达方才说这是特等织品,难道还有其他?”

    司马孚答道:“四公子给织品分了四等,其中特等最好,后面依次为一、二、三等。这里除了五匹特等之外,另外尚有十匹一等织品。”

    曹操闻言只是点了点头,而后问道:“叔达这次来,可还有其他事?”

    司马孚答道:“另外尚要给诸位大人送一等织品。”

    提到这个,曹操lù出感兴趣的神sè道:“哦?那一等织品岂不是很多?”

    司马孚低头想了想,才答道:“至少百匹以上。四公子说,这些一等织品是身份的象征,非名动天下的名士不能用。故此,除了许昌之外,四公子还派人到河北、荆州、江东给当地名士送去织品,以一视同仁。”

    听到这个,曹操脸上终于lù出惊讶了,连忙说道:“且将那些一等织品拿来给本司空看看。”许褚应声去取。

    当曹操仔细看了一下那些一等织品后,发现质地只是比特等略差少许,而花纹也不如特等精美。然而相对于以往的人送给自己的那些所谓的顶级丝绸,这一等织品都要优胜许多。

    曹操看了良久之后才收回了手,凝声问道:“这些织品花了多长时间织成?”

    司马孚lù出淡淡的笑意道:“一月!”

    “嗯!”这次,曹操终于动容了,即便以他的养气功夫,还是忍不住lù出惊意道:“一月就织出百匹如此精美的丝绸?”

    司马孚认真地点头道:“然也!”

    这次,曹操总算搞明白,曹植为什么要让人来送礼给自己了。不是行贿,而是为了变相告诉自己,他在淮南所取得的成绩。

    丝绸在百姓眼中或许是稀罕之物,但在曹操眼中不算什么。然而顶级丝绸毕竟难得,特别是战乱之后,能专心织丝的人少了许多,这让顶级的丝绸也越来越少。然而曹植竟然在一月时间之内弄出百匹顶级丝绸,质量还比以前那些稍胜一筹,怎能让曹操不惊。曹植所做出的这番成绩,确实将曹操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曹操才问司马孚道:“叔达,且说说这百匹丝绸如何弄出来的,可有压迫淮南百姓?”说到最后,曹操的脸sè也变得yīn沉起来。

    在曹操看来,弄百匹顶级丝绸岂是容易,他怕曹植是牺牲淮南百姓的利益,集全州之力弄出来的面子工程,故而才黑起了脸。

    司马孚见着,大概也猜到曹操所想,微笑道:“这是四公子在冬季之时,让人根据德衡所改进的织机图纸,打造了数百架新式织机。这些织机比旧的织机,速度提升不少。而四公子利用这些织机,开设了几家作坊,出钱雇佣女工来为作坊工作。虽每天只工作四个时辰,然效率非百姓们自己在家可比。”

    听司马孚所言,曹操却是lù出感兴趣的神sè道:“开办作坊,雇佣女工?子建竟然想到这种方法?不错,不错。”汉代的风气还是比较开放的,雇佣女工并不算什么,故此曹操根本不在意这些,反倒是对曹植的想法感兴趣多点。

    沉吟了一下,曹操还是问道:“叔达,汝且将子建办作坊之事给本司空说上一说。”

    司马孚听得,不敢怠慢,将事情的始末都说了一遍。其实办作坊之事很普通,只不过在以家庭为单位的汉代,这种做法还是颇为新颖。曹操听完之后,一时之间却是陷入了沉默,似乎想堪破这方法的关键。

    不过曹操毕竟局限于时代,虽然觉得这方法可取,然因由却是探究不出。无奈之下,曹操只能将此想法默默记好。这时,曹操忽然记起,司马孚刚才还提到,这些丝绸送到河北、荆州等地,却是不解道:“子建可有说明,为何要将丝绸送往河北、荆州?”

    对于曹操,司马孚自然不会用其他借口来糊弄,微笑道:“四公子说过,这是品牌效应。”

    “品牌效应?”曹操也很久没听过这些新名词了,听到之后错愕了一下,随即想到以前的曹植便是这样,稍微适应之后便问道:“何谓品牌效应?”

    司马孚沉吟了一下,组织语言之后才答道:“按照四公子的说法,像司空大人以及诸位先生这样有威望的人,都用淮南的织品,那么天下其他世家之人必然争相使用。到时,淮南织品必然大卖,这便是所谓品牌效应。”

    类似的事以前没少出现,好像皇帝喜欢什么,臣下大都争相使用,以此为荣。曹植这方法,不过是反被动为主动而已。且不说淮南织品确实精美,即便不够好,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帮儿子一把,也没什么,反正也就是一件衣服而已,对于外物,曹操从来都不在意。

    不过曹操,还是对于曹植的想法由衷地称赞道:“这小子,若是从商,可比陶朱!”顿了一顿,曹操却是望着司马孚道:“叔达,子建让人送去河北、荆州,应该不止推广淮南织品这么简单吧。”

    司马孚点头道:“送去河北,主要是为了离间袁家兄弟,另外打探河北消息。至于荆州,因为荆州是日后淮南织品主要销售之地。现在四公子以高价收购荆州生丝,若是不高价将织品卖回给荆州,那可是亏了。”

    听到这里,曹操有些惊讶道:“高价收购生丝?”

    司马孚见着,就要解释,曹操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沉吟了好一阵,才拍案道:“好小子,当年齐国削弱周边诸国之计他都能用出来,好!”说完之后,曹操却是摆手道:“叔达,子建的意思吾已经明白,汝远来劳顿,先下去吧。”

    司马孚不敢多言,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当司马孚退走之后,厅中只留下曹操,目光不住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才叹了口气道:“子建确实是旷世奇才,不过如此明目张胆地笼络大臣……哼!”说到最后,曹操的目光又变得凌厉起来。

    ……

    曹操这边进展顺利,荀彧等人得了曹操允许,对于曹植的礼物也没拒绝。曹丕收到消息之后,脸sè一下子就变得yīn沉,二话不说便去找司马懿。

    曹植给名士们送织品之事,许昌不少人都知道。当曹丕走进司马懿的府邸时,司马懿正在那里浇花。眼见曹丕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还将一个茶壶摔成粉碎。司马懿却是没有管他,还在那里浇花。

    待得曹丕不再摔东西,冷静下来坐在那里生闷气之后,才放下手中的水瓢道:“二公子,凡事不可急躁,四公子这招确实妙,然此时更需冷静,若自乱阵脚,那岂不是给他更多的机会?”

    听到这个,曹丕总算冷静下来,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而后望着司马懿道:“仲达,那此时本公子该如何应对?”

    司马懿见到,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四公子此计倒是妙,借着司空大人在上面,以及打击荆州、河北等名头,大肆笼络众臣。此举有利有弊,利者则是提升了他在诸名士心中地位,而弊者,则乃司空大人对其野心存疑将更进一步!”

    对于曹操多疑,曹丕自然清楚,听到之后轻轻点了点头。而后问道:“仲达,那本公子此时该如何?放出流言还是……”

    司马懿见着,摆手道:“不必。二公子此时只需低调即可,不犯错便有功。”

    曹丕皱了皱眉头道:“话虽如此,然大哥还有四弟都主政一方,而且颇有政绩,这……”

    司马懿摇头道:“二公子不必着急,这些皆不算什么。现在袁家覆灭在即,到时偌大一个河北,二公子还怕没有机会?”

    听到这个,曹丕轻轻点头道:“说得也是。唉……只是看到大哥和四弟他们能大展拳脚,而我却只能……”

    司马懿微笑着劝道:“二公子,不忍辱负重,又岂能成就大事!现在还不是二公子的时机,故当积蓄实力,此时二公子积蓄的实力越多,时机到来之时走得更远。”

    曹丕闻言,认真地点头道:“仲达,吾明白了。”说完略带愧疚之sè望了望有些凌乱的院子。

    司马懿见着哈哈一笑,道:“没什么,些许小事不足挂齿。”

    曹丕点头道:“那丕先告辞了。”

    当曹丕走后,司马懿望着满地凌乱喃喃地说道:“还不算太坏,只不过这心xìng尚需磨砺。”

    曹植派人到许昌送上淮南织品,都弄得沸沸扬扬,更莫说是送到大汉各地了。江东那边尚好,由于之前有借海船之事,这次曹植派人去送织品也有借口,美名其曰答谢。对于曹植的答谢,周瑜虽然猜测了许多,但还是想不透,最后只能作罢。

    至于荆州那边,平日虽然暗斗不断,然表面上还是保持良好关系。故此,当曹植派人送礼过去,刘表、蒯良等虽然有些奇怪,但曹植下了重本送给蔡瑁之后这些疑huò都被蔡瑁给摆平了。

    而对于藏身新野小县的刘备,曹植是特意略过他。其实按照刘备的声望,当得起曹植送的礼。然曹植是要刻意打压刘备,故而像蔡瑁、黄祖之流都送,就偏偏漏他一个。

    由于这次曹植选的都是首屈一指的名士,次一点都不理会,故而送出的织品数量还是足够的。名士们以一等织品为主,再搭上一些二等织品,既有身份,礼也够重。

    相对于荆州这边的和平接受,河北那边则复杂多了。入境之时,袁军士卒还有一番刁难。幸好蒋济不仅才智不凡,还胆识过人,愣是将此事闹到袁绍那里。

    正如曹植所说,他是送礼来的,伸手不打笑脸人,袁绍为了自己名声,还是放了蒋济等人入境。

    面子上蒋济也做了十足,给袁绍送上一匹特等织品,另外一等亦有不少,并暗暗道明只有天子才拥三匹。这却是让袁绍难得lù出笑容,后面对待蒋济也更客气了。

    随后,蒋济便给河北名士去送礼。按照在淮南时定下的计策,袁谭一系那边刻意送多点,而袁尚一系则刻意送少点。至于中间派系,随着田丰、沮授被擒,张颌、高览投降,早已烟消云散。

    而蒋济送礼之余,倒是得到不少河北名士的暗暗投靠,道明只要曹军兵临邺城,他们就会开城投降。这倒是让蒋济有些始料未及,然蒋济毕竟才智过人,很轻松地将这些阵仗都接住。

    现在袁曹两家毕竟还是敌对,蒋济虽然跟袁绍没什么仇,而且打的还是朝廷名义,但袁绍也没多留他。只是在邺城停了数天,便被袁绍好言“劝”出河北了。RO@。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